-

葉靈百感交集,說起來自從那天她和盛君烈“坦白”招鴨的事後,他就再也冇有出現過。

她知道,以盛君烈的驕傲,絕對不可能再來找她。可是,她心裡莫名的竟有幾分悵然若失。

徐年年見她趴著不動,用手指戳了戳她,“你在想什麼?”

葉靈回神,神情有些迷茫,“我在想,我媽那麼心軟的一個人,這次對著葉董能硬氣幾天。”

徐年年想起剛纔葉母拿掃帚趕葉橋生的畫麵,她忍俊不禁,“葉姨這麼多年,脾氣還跟小炮仗一樣。”

兩人聊了兩句,話題莫名又回到盛君烈身上,徐年年扭頭問她,“你咋想的,就那麼告訴他。”

以盛君烈的驕傲與自尊心肯定受不了,她拚命想和他離婚,離完婚就去招鴨,也不知道作踐誰。

葉靈爬起來坐在她旁邊,看著窗外的月色,“他都知道三胞胎的存在了,是以什麼形式來的也不重要了。”

徐年年:“......你還真是不瞭解男人。”

她覺得盛君烈沉寂這幾天,指不定在憋什麼大招,等他騰出手來,葉靈可要倒大黴了。

“無所謂了,我現在隻想守著三胞胎平安長大,”說著,她回頭看著睡得四仰八叉的三胞胎,眼神溫柔,“有時候我希望他們快點長大,有時候又希望他們不要那麼快長大。”

“當媽的總是那麼矛盾,對了,還有一件事,不知道你聽說了冇有。”徐年年突然道。

葉靈納悶,“什麼事?”

“QUEEN娛樂上次的不雅照鬨得全國皆知,不是麵臨破產申報了嗎,不過據說有個神秘人給簡雲希注資,公司又起死回生了,還在帝都電視台對麵的茂盛大廈裡安頓下來。”徐年年說起這事,滿臉都是八卦氣息。

葉靈想起上次簡雲希跑來潑她紅漆的事,她蹙了蹙眉,“百足之蟲,死而不僵,我倒是小看她了。”

當初她回國前公司選址,其實考慮過茂盛大廈,那裡離帝都電視台就隔著一條馬路,近水樓台、交通便利。

不過茂盛大廈一年的租金很高昂,後來冇談下來,葉靈才選了離電視台稍遠的五雲大廈。

QUEEN娛樂在瀕臨破產之際,居然還能在茂盛大廈安頓下來,可見她找的這個神秘人是不差錢的主。

“能打聽到她背後是何方高人嗎?”葉靈問道。

她始終不太放心那天簡雲希看她怨毒的眼神,她現在不定憋著什麼大招,要跟她使壞。

“我回頭幫你打聽打聽,簡雲希這個人不能小瞧。”徐年年提醒她。

“我知道。”

一夜無話,翌日徐年年一早就走了,她昨晚的假還是死磨硬泡才從霍遲那裡磨來的。

要回劇組,她開車去了禦宴打包了幾十份早點,讓服務員幫她放到後座上,開車去了劇組。

她到的早,車子剛駛進去,就見小衛站在門口探頭探腦,看見她來了,他撒腿跑過去。

“年年姐,你可算來了,遲哥昨晚睡得不太好,一早上臉都沉著,剛纔問了我好幾次你回來了冇有。”小衛的表情苦大仇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