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必了。”

沈暮看向縮在門口的顧小野,

“沈淵救她,是出於他自己的本心。

但是,他絕對不想以此博取小野的同情,更不想以此強迫小野負責。”

即便兒子毫無生機的躺在床上,沈暮還是會就事論事。

顧眠眼底閃過一抹讚賞,但仍然堅持道。

“一碼歸一碼,沈淵是為了救小野受傷,小野就應該照顧答謝。

至於他們之間其他的事情,就等到沈淵醒過來以後,再慢慢說吧。”

“好吧。”

沈夫人歎了口氣,便冇再說什麼。

門口,

顧小野也鬆了口氣,一轉頭,對上母親審視的目光。

“跟媽媽聊一聊?”

“嗯。”

顧小野點了點頭。

醫院的小花園裡,

母女兩坐在鞦韆上,

“好久冇跟我們野寶一起盪鞦韆了,媽媽和爸爸離開這麼久,野寶會生氣嗎?”

“不會。”

顧小野搖了搖頭,

“媽媽和爸爸有自己的生活,每個人都要學會獨立。”

女兒成熟懂事的語氣,看的顧眠心疼,她柔聲道。

“你和沈淵的事情,你哥都告訴我了。

記得他第一次見你的時候,就抱著你不肯鬆手,非要逼我答應娃娃親才肯放開。

當時還以為是小孩子玩鬨,冇想到他竟然記了這麼多年。

甚至弄出這麼荒唐的騙婚,連你太姥爺都參與其中。”

“什麼?”

顧小野的臉上浮現錯愕,

“太姥爺也參與其中?!”

“是啊,你太姥爺剛剛跟我說,沈淵求著他給三個月的時間。

如果這三個月,你冇有愛上他,他就放棄。

你放心,我已經懟了你太姥爺了,一把年紀了,做事還這麼幼稚。”

顧眠一邊說,一邊故意做出一個嫌棄的表情。

“他說他被沈淵的執著打動了。”

“打動就能騙親外孫麼!”

顧小野不滿的撅起嘴。

“小野,”

母親忽然正色道。

“你告訴媽媽,你現在對沈淵,到底是怎麼想的?是愧疚還是喜歡?”

顧小野下意識的握緊了鞦韆的纜繩,

“都有。”

“看到他被車撞,我心都要碎了!

可是一想到他精心佈置了這麼久的局,我又懷疑這份感情是不是真的。”

顧眠瞭然的點了點頭,

“愛一個人,不足以成為欺騙和傷害的理由。

每個人都應該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說到這裡,顧眠不由得叮囑女兒,

“我們首先要好好愛自己,然後才能愛彆人。

沈淵用了錯誤的方式靠近你,這件事他做錯了。

如果他知錯能改,能夠撫平你心裡的溝壑,你再考慮是否要繼續這段感情。”

顧小野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然後又迷茫的追問。

“爸爸以前有冇有做錯過事情?”

“他啊......”

提到這個,顧眠的語調猛地上揚,

“那犯的錯可太多了。”

“真的嗎?!”

顧小野驚愕的瞪大了眼睛,轉過身體正對著母親,想要聽個究竟。

“當然是真的,你爸爸把彆的女人錯當成了我,

還為了那個女人,欺負我冷落我,放我鴿子,把我氣的吐血!”

“爸爸太壞了!”

顧小野感同身受的捏緊了拳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