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倒是挺伶牙俐齒的,小丫頭,請問你有什麼資格來和我聊戰氏集團的事情呢?你是戰氏集團的董事嗎?”範向榮淡淡的開口說道。

“我不是戰氏集團的董事,如果非要說我和戰氏集團的聯絡,那我不過是戰氏集團總裁辦公室的一個小秘書小前台,我每天的工作不過是處理處理雜務而已。”白卿卿抿了抿唇說道。

“嗬。”範向榮冷笑一聲。

“但是我覺得我有資格來談,因為短短幾個月的工作時間,我已經愛上了這個集團,我記得我剛來這個集團的時候,財務總監戲弄我,把我帶到酒桌上麵,想要潛規則我,我當時氣的打了財務總監一頓,這件事情還驚動到當時戰氏集團的總裁,戰墨深先生,他選擇了站在我的這一邊,我想不管那個人是誰,隻要有人在戰氏集團受了委屈,戰墨深一定會幫助那個受委屈的人。”

“也是在那個時候,我覺得戰氏集團是一個很有溫度的公司,它真的可以像家一樣,成為外出打工人的港灣。”

“而現在這個家正在麵臨它曆史上最大的危機,它要被賣掉了,它要被賣給一個叫做歡樂島的公司,這個公司所在的地方處於公海之上,他所做的任何事不受法律的約束,我不敢想象戰氏集團在它的手中會變成什麼樣,我不想它被賣掉!”白卿卿認真的說。

“啪啪啪!”白卿卿的話音落下,裴默連忙開始鼓掌,他被白小姐說的話徹底的感動了。

“那你有辦法可以阻止這件事情嗎?戰氏集團目前都是戰斯禦說的算,我們不過是小小的股東,根本冇有任何的辦法。”童思遠開口道。

其實他今天來到範向榮家也是為了戰氏集團的事,隻是不管他們怎麼商談都商談不出來一個結果,最後隻能默認戰氏集團要被賣掉的這個事實。

“有辦法的,現在整個戰氏集團的命運都在你們兩個人的手中了!”白卿卿激動的說。

“什麼辦法?”童思遠詢問道。

“戰氏集團不是隻有戰斯禦一個繼承人了,還有另外一個人呢,戰若!”白卿卿用力的說出這個名字,希望這個名字可以被他們所記住。

“戰若?”範向榮和童思遠一開始都冇有記起來這號人物。

“不錯,就是戰若,戰若是戰政的親妹妹,他一向寵愛戰若,他的遺產有百分之八的股份,給他妹妹,這不奇怪吧?”

“他的股份加上當初戰先生給戰若的百分之五的股份,加起來是百分之十三,如果你們願意將你們的股份交給戰若,那麼戰若是百分之十六,她就可以壓戰斯禦一頭,成為戰氏集團的總裁!”白卿卿條理清晰的說道。

“你說的未免也太簡單了一點,戰若是個女的,怎麼接手戰氏集團?”範向榮直接一票否決了。

“戰若是個女人,但是為什麼不能接手呢?她起碼是清清白白的出生,如果她不能作為繼承者的存在,那麼戰斯禦一個私生子,名不正言不順的,更加不能繼承戰氏集團!”白卿卿激動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