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鐘幕衝一聽,臉色緩和了很多,他以為沈風妥協了,於是微笑道:“沈賢侄,隻要你答應和明珠舉行婚禮,萬事好商量,考慮幾天,還是可以的!”

說著,眉頭微皺,說道:“隻是,你告訴我,要在龍城呆多久?以便我有個準備,在你離開回去之前,為你和明珠的婚禮辦了!”

見鐘幕衝還是抓著婚禮不放,沈風一臉苦澀,說道:“什麼時候回去,還無法確定!”

沈風說前頓了一下,接著說道:“因為......龍城總探長邀請我協助他偵破一個案件......”

此話一出,鐘明珠美眸立時泛起光芒,盯著沈風說道:“陳仲倫真到江州邀請你了?”

“嗯!”

沈風點了點頭,說道:“在你到我家裡找我之後的第二天,陳仲倫就去找我了!”

鐘幕衝一臉驚愕,說道:“前幾天,我也有聽聞陳仲倫要到江州找你,我當時還以為他隻是說說的而已,想不到他還是真的去了!”

說著,他臉上泛起一絲擔憂:“不過,龍城最近發生十幾宗少女被綁架虐殺案,搞得人心慌慌,特彆是......龍城豪門一流家族陶家大小姐陶碧雁居然也被綁架了,至今冇有下落,生死未卜,我覺得這起案件不簡單,陶家的實力雖然比不上段家和宋家,但實力也不弱,名氣也很響亮,綁匪連陶家大小姐也敢綁架,並且獅子大開口,索要一百億的贖金,說明他不懼怕陶家的勢力,巡捕局也毫無辦法,因些,其實力一定很強大!”

鐘幕衝目光投到沈風臉上,說道:“所以,沈賢侄,我勸你最好不要參與到這個案件中,陳仲倫都破不了的案,你又能幫到他什麼?”

沈風淡淡一笑:“我又冇承諾包幫他破案,隻不過他到江州找我,我被他糾纏不過,才答應幫他的,又冇保證能破得了案!”

沈風說著,話鋒一轉:“對了,鐘伯父,你在龍城也是有點名望的人,龍城發生這麼多少女被綁架虐殺案,難道你冇什麼看法?”

鐘幕衝一愣,皺著眉頭道:“我又不是巡捕局的人,能有什麼看法?也就是跟其他人一樣,對這十幾起少女綁架虐殺案很震驚而已!”

“那比如......”

沈風遲疑了一下,說道:“比如......龍城有些人嫌疑比較大?”

“噗!”

鐘幕衝打了一個噴嚏,說道:“龍城這麼大,上千萬人口,我怎麼能知道什麼人有嫌疑啊?我要是有這能耐,怎就幫巡捕局破這個案了!”

沈風皺了皺眉,說道:“我意思是,龍城有那些人平時劣跡斑斑,乾過偷雞摸狗的事,甚至曾經有綁架史的!”

“哎!龍城那麼大,什麼人都有,我怎能瞭解那麼清楚!”

鐘幕衝歎了口氣,好像有點不耐煩了,說道:“沈賢侄,我很少打聽道上的事情,你不要問我了,我給不了你答應案,我奉勸你,最好還是不要參與龍城這起案件,我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人乾的,但憑我感覺,絕不簡單,你還是把心思用在明珠的身上吧!好好考慮幾天,然後把婚禮辦了!”

他對沈風參與龍城的綁架虐殺案,一點也不感興趣,他關心的,是沈風什麼時候能和鐘明珠舉行婚禮!

沈風見問不出一個所以來然,鐘幕衝話鋒一轉又轉到他和鐘明珠婚事上,於是淡淡一笑:“鐘伯父,我言出九鼎,答應陳仲倫的事,自然必須做到,既然你什麼都不知道,那我告辭了,我還要去一趟巡捕局。”

說完,轉身就往外走!

“哎!沈賢侄......”

鐘幕衝想叫住他,可,話剛出口,沈風已經走出門外。

“唉!脾氣跟沈剛山當年一模一樣,真是有其父就有其子!”鐘幕衝望著門外,搖頭歎息。

鐘明珠忽然道:“爸,我出去跟沈風說幾句!”

“嗯,好!”鐘幕衝道:“你勸勸他,叫他不要摻和進那些綁架案之中,免得惹來不必要的麻煩!”

“我知道了!”鐘明珠應了一句,隨即追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