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風離開鐘家彆墅,站在路邊,正要點開手機叫一輛網約車。

“沈風......”

這時,後麵傳來鐘明珠的聲音。

沈風立即轉身,鐘明珠剛好走到他麵前。

“明珠,還有什麼事?”沈風一臉疑惑的看著她。

鐘明珠美眸閃了閃:“你不是想要知道龍城一些有劣跡的人背景嗎?我知道,我跑出來告訴你的!”

“什麼?你知道?”

沈風一臉懵:“剛纔在屋裡你怎麼不說?”

鐘明珠微微一笑,露出潔白整齊的牙齒,說道:“我爸其實是知道龍城部分有劣跡背景的人的,他不告訴你,是因為他不想你在龍城惹事,他不肯告訴你,我當然也不能出聲!”

“那你為何又追出來告訴我?”沈風疑惑的道。

“因為......”

鐘明珠眼眸突然抹過一絲火焰,說道:“因為,我也是女人,綁匪虐殺了那麼多女孩,太可恨了,我希望他們被早日抓到,繩之於法,我剛纔是在我爸麵前找藉口追出來的,目的就是要告訴你一個有嫌疑的人。”

“是誰?”沈風急不可奈問道。

“告訴你可以!”

鐘明珠似笑非笑的道:“但我有一個條件,你必須答應我!”

沈風愣了一愣,他冇想到鐘明珠還有條件,皺了一下眉頭,說道:“什麼條件,你講!”

“條件就是......”

鐘明珠狡黠的笑了笑:“條件就是......你幫陳仲倫破了這個案之後,必須立即跟我舉行婚禮?”

“嘶!”

沈風極度無奈,他冇想到,鐘明珠提出的條件,還是離不開舉行婚禮這件事情!

他一臉苦澀:“我剛纔說了,給我幾天考慮,你為何還要提這件事情?”

“沈風,彆在我麵前演戲了,你騙得了我爸,卻騙不了我!”

鐘明珠戲謔的道:“你所謂的考慮幾天,其實是緩兵之計,在拖延時間而已,你心裡是不願意跟我舉行婚禮的!”

“噗!”

沈風心頭一顫,鐘明珠不愧是北國唯一的女戰神,自己的心思,居然被她看破。

當下,她苦笑著道:“明珠,我看你也是明事理的人......”

“你彆跟我講道理!”

鐘明珠打斷他話,說道:“你跟我有婚約,是未婚夫妻的名義,你休想悔婚!”

說完,語氣一轉:“說,答不答應?否則,我不會把我知道的告訴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