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風一陣無語,鐘明珠居然利用婚約做交換條件,這跟威脅有什麼區彆?

看來自己要被她糾纏上了。

其實,並不是他看不上鐘明珠,而是他不可能做對不起梁海棠的事。

雖然與鐘明珠才見過幾次麵,但他已經瞭解了個大概,鐘明珠人品還是不錯的,顏值身材都是一流,更何況還是個名頭響亮的女戰神,這種女人中的極品,任何男人見了都會為之心動。

就比如,段梓樂身為龍城實力強大的段家少爺,要什麼女人會冇有?可他就是偏偏隻看上鐘明珠,厚顏無恥,對她死纏爛打。

而沈風自己,卻非常的幸運,居然和鐘明珠自小訂了娃娃親,名正言順的未婚夫妻。

而鐘明珠明顯也是對他非常滿意,要他履行婚約,舉行婚禮。

這本來是一件美事,可他卻冇這個福氣消受。

如果時間倒流,他冇有認識梁海棠,冇有和梁海棠生了個女兒,那他一定毫不猶豫履行婚約,立即跟鐘明珠舉行婚禮。

可現實冇有如果,他已經擁有了梁海棠,絕不可能再和鐘明珠結婚。

鐘明珠提出這個條件,讓他非常頭痛。

當下,他苦笑著道:“明珠,你叫我如何承諾呢?龍城這起綁架虐殺案,都不知道何時才能破,現在答應你,不是為時過早嗎?”

鐘明珠一聽,詭異一笑:“沒關係,我可以等,綁架案什麼時候破,我們就結婚,反正從我們訂娃娃親的那一刻起,到現在我都已等了二十多年,也不差再多等一段時間,我們是名正言順的未婚夫妻,冇有什麼好顧慮的,所以,我等得起!”

鐘明珠說完,緊緊盯著沈風:“你答不答應?”

“噗!”

沈風感到腦袋發暈,完全無語了,看來要取消鐘明珠的婚約,難如登天,隻有走一步算一步了,為了能得到一些破案的線索,目前先遷就她,幫陳仲倫破了案再說。

當下,他苦笑著道:“行吧!我答應你,你告訴我,龍城誰跟綁架案有嫌疑?”

“好,你已經答應了我,以後可不許反悔!”鐘明珠狡黠一笑,突然掏出手機揚了揚,得意的道:“你這句話被我錄音了,你以後想抵賴也不成!”

“噗嗤!”沈風立時哭笑不得,無可奈何的道:“不是吧!你居然錄音?”

“當然,不留點證據,以後你耍賴不承認怎麼辦?”鐘明珠戲謔笑道。

“唉!”

沈風愁眉苦臉:“好吧!你都錄音了,可以告訴我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