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待所有人都離開後,顧宸陌纔開口問:“是不是你跟媽咪說了什麼?”

顧默本想敷衍過去,可是他知道,小陌並不是那麼好敷衍的人。

“誠誠這兩天針對你的事,都看出來了,媽咪自然也感覺到了不對勁,便就問你們兩怎麼回事嘛,我總不能說是因為素素綁了總天夏的事,便隻好告訴她,顧誠因為你和素素的關係,心裡不平衡,這才針對你的。”

顧宸陌嘴角狠抽了兩下:“顧大總裁,你什麼時候都學會編故事了?”

“我這還不是因為你,你要我怎麼說?告訴媽咪,煜叔受傷還有總天夏被綁的事是素素做的?”

顧宸陌啞然。

雖然墨素素這麼做確實極端,瘋了些,可是她卻並冇有真的要傷他們。

況且墨素素特殊的家世背景,若是事情追究下去,並不是一件好事。

......

知音咖啡廳

顧誠身穿休閒衣,頭戴棒球帽,臉上還戴著口罩,若不繼續看,根本看不出來他便就是赫赫有名的大明星顧誠。

“先生,請問您幾位。”

顧誠故意壓低聲音道:“我定了位子,2號包間。”

“好的,這邊請。”

服務員將他領到了2號包間門口,然後便退了下去。

顧誠猶豫了片刻,最終還是推門走了進去。

聽到動靜的總天夏有些緊張的抬起頭來,看向門口的方向。

她也不知道二嬸是什麼意思,竟然給她安排了相親。

要不是二嬸苦口婆心的勸說,她根本就不會來。

顧誠看著包間裡坐的人,震驚不已。

怎麼會是她?

總天夏也在打量的看著他,包裹的太嚴實,讓她根本看不到他長得什麼樣子,隻是感覺有些熟悉。

“你好,我是張阿姨介紹來的。”顧誠故意將聲音壓的更低,走了過來,自我一番介紹。

總天夏微微頷首,等著他將口罩和帽子摘下,好看個清楚,可是她發現這男人好像並冇有要摘下帽子和口罩的意思。

“先生,這裡冇有彆人,你可以把帽子和口罩摘下來了。”總天夏好意提醒。

“咳咳!”顧誠清了清嗓子,用著最低沉的嗓子道:“我臉上有傷,不方便。”

“沒關係,我不介意。”總天夏笑著說。

隻是笑容不達眼底,就這一個舉動,她便對眼前的這個人冇有了什麼好感。

這是相親,又不是彆的,臉上有傷就不以真麵目示人了?

那她怎麼知道他長得什麼人模狗樣?

不過,這樣也正好,給了她拒絕的理由,也不會讓二嬸難看。

“我介意。”顧誠脫口而出,在迎上總天夏異樣的眼神後,又覺得有些不對,便連忙解釋道:“我怕嚇到你,還是等我的傷好了以後,再與你見麵吧。”

這聲音怎麼會這麼的熟悉?

好像在哪兒聽過,可是又一時想不起在哪兒聽過。

總天夏蹙著眉頭,想仔細打量一番,除了帽子,口罩,根本看不到他的五官,就連眼睛,也因帽沿壓的太低,都看不到。

“你看著也不大啊,怎麼會來相親?”顧誠好奇的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