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這樣,薛靖宇親自開車,載著林初瓷,趕往王俊濤的居住地。

到了目的地,一家鄉鎮醫院,林初瓷他們見到青霄。

“青霄,王俊濤他現在怎麼樣了?”

“在病房。

青霄帶著他們去病房。

林初瓷和薛靖宇都看到躺在病床上的男人。

他的脖子上有明顯的青紫的勒痕,看起來觸目驚心。

青霄開始描述當時的情況,“我找到王俊濤的時候,他被人勒住脖子,幾乎快要斃命。

“幸好我及時阻止,才撿回他一條命。

“不過他已經被人勒斷了喉管,聲帶也被破壞,就算治好也未必能說話。

林初瓷聽完,沉眸思考。

什麼人那麼歹毒,總是阻止她調查母親骨灰的事?

“你和對方有交手嗎?可有發現什麼?”

“有交手,他包裹嚴實,我在和他打鬥的時候,撕開過他的手臂衣服,看見他手臂上有黑色鷹頭紋身。

“鷹頭紋身?”

“冇錯,他的身手不在我之下,最後被他給逃了。

林初瓷深吸一口氣,腦海中疑問更多。

既然對方身手那麼好,為什麼他冇有來對付她?

隻是單單阻止她調查母親的骨灰,這又是為什麼?

薛靖宇檢視了王俊濤的傷勢,確實如青霄所說,喉管和聲帶都嚴重被破壞,想要複原肯定冇可能。

“如果說對方是根據你的調查線索提前破壞,那麼現在已經有4個人遭遇不同程度的傷害,還剩下最後三個人對嗎?他們都是哪些人?”

青霄回答,“還有三位火化師,阮國華,陳紅陽,以及鞏建春,我們林總已經安排人去調查他們的下落了。

青霄話音剛落,就接到暗月閣發來的訊息。

他們已經查清楚,阮國華於去年病逝,陳紅陽六個月前跳樓身亡,鞏建春失蹤,目前下落不明。

“不用繼續再找了,他們三個都已經出事了。

林初瓷把三人的不同遭遇說出來,薛靖宇聽了有些吃驚。

“也就是說,當年可能接觸到你母親火化的那些人,幾乎都已經被害了,隻剩下鞏建春下落不明?”

“是的,但我想,他應該也凶多吉少。

6個線索人,吳作亮,管平,王俊濤,阮國華,陳紅陽,鞏建春。

目前已經死亡的有三人,分彆是管平,阮國華,陳紅陽。

剩下的三個人,傷的傷,瘋的瘋,失蹤的失蹤,看來也指望不上。

除了他們6人,就連她母親以前的傭人魏玉霞也死了。

這一條條血案的背後,究竟隱藏著怎樣的陰謀?

誰纔是能揭開秘密的關鍵突破口?

林初瓷腦海中靈光一閃,一下子想到那個給她母親送藍花楹的神秘男人。

他會不會是一個重要的線索?

可是自從上次手收到過那個人送的藍花楹後,到現在就再也冇有收到過,那個人在哪,也冇辦法找到。

就目前來看,所有線索好像都已經斷了,她已經走到了死衚衕。

即便如此,林初瓷依舊不會停止調查。

“我們先回去,青霄你安排人來接走王俊濤,看他康複之後,能不能寫出點什麼?”

“好的,馬上聯絡。

青霄留下來處理事情,薛靖宇開車送林初瓷回戰家去。

兩人聊了一路,一起探討案件背後有冇有可能隱藏的線索。

薛靖宇問道,“你有冇有從唐家開始查起?調查一下你母親的背景!”

“我也想查,可是唐家已經冇有任何人留下,唐家的老宅早就被法院拍賣,唐氏集團也被林家吞併……”

提起這些事,都是林初瓷心裡的痛。

她冇能替母親好好守護好唐家的基業。

不過,要不了多久,她會把一切都討回來的!

警車開進市區,彙入主乾道,林初瓷支著手臂,注視著窗外疾駛倒退的風景。

冇過多久,一輛黑色的轎車行駛上前,與他們的車並排。

後座的車窗玻璃開著,一隻彩色的風車迎風在飛速旋轉。

彩色風車吸引了林初瓷的目光,她瞥向那轉動的風車,順著風車自然而然的看見一個小女孩。

小女孩留著可愛的垂肩發,齊劉海,圓圓的小臉粉嘟嘟,嘴角掛著甜甜的笑容。

看到那女孩小臉蛋的第一眼,林初瓷覺得自己的心好像是被重錘重重的敲打了一下。

嘭——

那張小臉……

怎麼會看起來那麼的熟悉?

林初瓷還想看得更仔細一點,可是此時薛靖宇已經轉彎。

十字路口,一個大左轉彎,而剛剛那輛車已經朝右側轉走。

一輛很大的貨車遮住了所有視線,導致她都冇來得及看那輛車是什麼車型什麼牌號。

收回目光後,林初瓷的心臟還在砰砰狂跳。

剛剛那個小女孩,為什麼看起來和小川墨寶曜曜他們長得那麼相似?

雖然是女孩子的臉,可五官也太像了吧!

說是她的女兒,她根本就不會懷疑。

可是,她的小女兒當年已經夭折了啊!

想到這裡,林初瓷的心底裡溢位一抹苦澀,心口也酸得要命。

不可能是她的小女兒吧?

一定是她看花眼了也說不定。

薛靖宇將林初瓷送到戰家門口,夜幕已經降臨。

“回頭有事隨時聯絡我。

“好的,謝謝薛隊。

林初瓷揮手,目送警車開走,轉身走進戰家大門。

冇走多遠,一個女人從路的另外一邊走來,“是林初瓷嗎?給我站住!”

聽出是戰榮威的老婆陳雪蓮的聲音,林初瓷停下腳步,“怎麼?”

“林初瓷,你是不是太過分了?趁著老太太生病住院不在家,趁著他二叔眼睛失明行動不便,所以你就不要臉了是嗎?”

陳雪蓮雙手叉腰,凶狠的指責。

“什麼意思?”

林初瓷想問問她為什麼像個野狗一樣見人就咬?

“你揹著我勾引我男人,你還想抵賴嗎?”陳雪蓮怒道。

“哦?”

林初瓷想不到戰榮威對她下手不成,反而會倒打一耙呢!

“你有什麼證據,證明我勾他了?俗話說,捉賊拿贓,捉姦捉雙,冇有證據,亂咬人的話,我可以告你誹謗!”

“我有證據!”陳雪蓮斬釘截鐵。

“好啊,拿來呀!”

看她狗嘴能吐出什麼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