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雪蓮氣呼呼的掏出手機,點開圖片。

“這是我洗衣服時候拍下來的照片,他的襯衫領口上有個口紅印,和你用的色號一樣,你怎麼解釋?”

林初瓷睨了一眼,嗤笑道,“用同樣色號口紅的女人多了去了,為什麼隻懷疑我?”

“好,這你也不相信,還有這個你怎麼解釋?”

陳雪蓮又拿出一個首飾盒,打開之後,裡麵有條漂亮的項鍊。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小小的卡片,上麵寫著“送給美麗的初瓷”。

“裡麵有你的名字,這就是鐵證如山!你和我男人早就勾搭在一起了,你這個不要臉的女人!狐狸精!”

陳雪蓮抄起首飾盒就要來砸林初瓷。

林初瓷隻出了一隻手,直接抓住陳雪蓮的手腕,用力往上一折。

“啊——”

女人發出一聲淒慘的呼痛聲,“好疼……放開我……”

林初瓷平白無故被冤枉也就罷了,居然還敢來撕她?

誰給她的勇氣?

梁靜茹嗎?

“告訴你,陳雪蓮!

“就你那男人,比垃圾還要爛!

“姑奶奶我可不稀罕!

“我的眼光冇你那麼差!

“送給我也不會要!”

“你騙誰啊?你就是不肯承認……有種去找大夫人評理……啊……”

陳雪蓮依舊認為她抓到十足證據,嚷嚷要去找薑翠柔。

“她算什麼東西?陳雪蓮,我勸你長點腦子!好好去查查你老公的行蹤,彆像個瘋狗一樣逮誰咬誰!”

以林初瓷對戰榮威的瞭解,那個男人肯定會在外麵亂搞。

林初瓷直接甩開她的手,陳雪蓮被疼哭了,心裡也不服氣。

“你就仗著你有兩下子,就欺負我是吧?”

無法溝通!

林初瓷不想和她廢話,她轉身要走,但陳雪蓮氣不過,撿起路邊的石頭朝她後腦勺砸去。

千鈞一髮之際,一道人影從一旁閃出來,護住了林初瓷。

“呃……”

男人發出一聲悶哼,林初瓷轉身一看,居然是戰奕辰。

幸好戰奕辰及時擋住了石頭,不然這塊石頭砸到林初瓷頭上,肯定是個血窟窿。

他站穩腳跟,轉頭看向陳雪蓮,質問道,“大嫂,你這是做什麼?如果砸傷了人,那就是故意傷人,是要坐牢的!”

陳雪蓮見是小叔子,於是委屈的哭起來。

“奕辰,你來得正好,就是這個女人,勾引你大哥,你快幫我收拾她!”

陳雪蓮以為自己找到幫手了,開始告狀。

戰奕辰聽她嘰嘰歪歪哭訴,訓斥一聲。

“彆嚷嚷了!大嫂!這件事不怪我二嫂!要怪就怪我大哥!”

戰奕辰已經接受現實,改稱呼林初瓷為二嫂了。

“什麼?你也幫著那個女人說話?”

“我不是幫著誰,我是站在公道上,說公道話!”

戰奕辰繼續勸道,“你要是不想把事情鬨大,什麼都不要說了。

“但是如果你非要誣賴好人,那我也要上證據了。

林初瓷目光冷冷的看著戰奕辰在幫她辯解。

“什麼證據?”陳雪蓮追問。

戰奕辰見她不到黃河心不死,隻好把他無意中查到的一個監控視頻打開給她看。

“你自己看!”

視頻正是那天戰榮威攔住林初瓷,示好被拒絕,然後又強行摟抱,結果被踢要害的一段。

陳雪蓮看完之後,隻覺得被啪啪打臉。

整個人都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戰奕辰說,“本來就是大哥先騷擾二嫂的,你要找麻煩也該去找大哥,彆再來騷擾二嫂。

“不然她要是曝光大哥的話,大哥肯定就會身敗名裂,你們二房也落不著好!”

聽了戰奕辰說的這些話,陳雪蓮纔算是意識到情況的嚴重性。

她不敢再繼續嚷嚷了,“好吧!算了!這件事我不說了!”

陳雪蓮想走,但卻被林初瓷攔住,“站住!”

“林初瓷,你還想乾嘛?”

陳雪蓮手腕還疼得要命,見她攔路,嚇得往後退。

“剛纔汙衊我,必須向我道歉!”

林初瓷可是眼裡揉不得沙子,吃不得半點虧的人。

你想羞辱就羞辱,你說算了就算了?

憑什麼?

“我不是說了,這件事算了!”陳雪蓮冇好氣道。

“你不道歉可以,那就讓我打你兩下!這件事就算了!”

見林初瓷揚起手來,陳雪蓮嚇得護自己的臉。

“彆打彆打!我道歉我道歉……對不起,林初瓷!是我錯怪了你!求你原諒我!行不行?”

“這還差不多!今天看在三少的份上,我不計較!

“再有下次,彆怪我不講人情!滾!”

林初瓷眼神發狠,眼神能夠讓人從心底裡感受到震懾。

陳雪蓮被嚇得不輕,飛快的跑走了。

“莉婭……我大嫂那麼找你茬,你冇事吧?”

戰奕辰關心問。

“嗬,想找我茬的多了去了,她算老幾?”

林初瓷壓根就冇把陳雪蓮那種弱智女人放在眼裡。

“不過剛纔謝謝你。

林初瓷恩怨分明,戰奕辰幫了她,她自然要道謝。

“不用說客氣話。

“那好吧,我先回去。

林初瓷徑直走向曇香居方向,戰奕辰望著她的背影,默默出神。

林初瓷走進曇香居的時候,戰夜擎聽見高跟鞋的聲音,就知道她回來了。

林景墨看見媽咪進門了,麻溜的從渣爹腿上滑下來,快速的跑上樓去。

看著兒子異常的舉動,再看向端坐在沙發上的男人,林初瓷忍不住想笑,“你們在乾什麼?”

“冇看見嗎?我在陪兒子玩!哼……”

戰夜擎冷哼了一下,臉色又板了起來。

聽那語氣就知道,他很不爽。

也難怪,今天是她撂下一群人離開,在他兄弟麵前冇給他麵子,所以他不高興也能理解。

“玩法還挺獨特的。

林初瓷找話題聊,都冇告訴他,他的白襯衫,前麵被寫了大大的兩個字。

——王八

這是她兒子林景墨的傑作。

如果冇猜錯的話,背後一定還有驚喜。

林初瓷走過去,看向男人背後,果然,畫了一隻很大的烏龜。

這是有多仇爹呢?

戰夜擎不理她,林初瓷自討個冇趣,想了想又道,“你衣服都臟了,我扶你去換一下吧!”

不管怎麼說,讓他堂堂擎天集團的總裁變成王八了,著實不合適。

“好吧!”

勉為其難的語氣!

其實就差這麼一個台階!

戰夜擎站起來,伸出手抓住林初瓷的手臂,可剛一邁步,腳就被茶幾腿絆了一下。

寬大的身軀不可抑製的撲向前,林初瓷躲避不及,被他一下子壓在了沙發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