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媽,他們都去夜擎那邊吃了,不過來了,今天就我們幾個。”洛雪華解釋一聲。

戰老夫人點點頭,“由此可見,我孫媳婦的手藝相當不錯,我也想去嚐嚐。”

“改天吧,媽,改天讓初瓷專門為您做一頓。今天他們那邊請客,人多的很。”

“好吧!想吃我孫媳婦做的手藝,我還得排隊,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排上哦?”

戰老夫人像個老頑童似的,還帶著可愛又無奈的表情,逗得大家發笑。

就在這時,孩子們的喊聲從外麵傳了進來。

“太奶奶……爺爺奶奶……”

“嗯?是小寶貝們來啦?”

戰老夫人聽見孩子的聲音,頓時來了精神。

洛雪華看著跑進來的四個孩子,迎接道,“你們幾個怎麼來了?都吃過了?”

“冇呢!奶奶!我們是來陪你們吃飯的!”戰景川解釋。

“哦?專門來陪我們吃飯?”

“是啊,不然你們肯定很無聊吧!”

孩子們說話間都已經爬上餐桌,戰無恙坐在戰老夫人的身邊,“太奶奶,恙恙和哥哥陪您吃飯,您不孤單了吧?”

“對對對,太奶奶不孤單了,一點也不孤單了,來來來,快點吃飯。”

戰老夫人笑著摸摸孩子的小腦袋,心情變得很好,吃起飯來都覺得香多了。

曇香居這邊,大家愉快的用餐。

從聊天當中,權舟橫無意間說漏了嘴,把他昨天和陸佳依一起遊玩京城的事抖了出來。

林初瓷笑道,“你和陸佳依一起遊玩了幾個著名景點?怪不得我說安排人陪你,你說不要。”

“呃,多虧有陸小姐當我導遊,我昨天玩得很愉快,和上次來華國的感受大不相同。”權舟橫笑著解釋。

“有美女作陪,當然不同了。”

戰夜擎一臉我都知道的神情,笑道,“那天博覽設計大賽,好像你和依依就坐在一起,聊得非常投機。”

林初瓷嗅到一股八卦的味道,“我怎麼感覺我小舅要戀愛了呢?”

“好像是!”戰夜擎附和。

權舟橫哭笑不得地擺擺手,“彆瞎說,八字都冇有一撇,我和陸小姐暫時隻是朋友。”

“行啊,先從朋友做起嘛!好像陸佳依也是學設計的,下次我問問她要不要到離城那邊參與香染坊的設計。”

林初瓷隨口說了一句,假如權舟橫真對陸佳依有意思的話,她也不是不可以幫忙牽線的。

聚餐到最後,戰夜擎清清嗓子道,“大家注意了,我有個東西要給你們看看!”

戰夜擎一隻手已經放在西裝內口袋裡,做出要掏出東西的樣子。

“什麼東西?”

眾人視線都被吸引過來了,除了淩絕他們幾人知道,其他人都還不曉得他們領證的事。

見所有人都被吊足了胃口,戰夜擎才把懷裡的兩個紅本本拿出來,在眾人眼前炫了炫。

“什麼?結婚證?老弟,你們已經複婚了?”

戰明月驚訝的叫道,還以為等他們複婚恐怕要等上好一陣子呢!

“二哥,快給我們看看!”

戰奕辰率先搶走一本去看,紅本本很快被傳閱下去。

“哇,這個結婚證照片拍得也太漂亮了吧!我看人家的結婚證都很醜的!”戰思媛評價道。

“那是因為我二哥和二嫂兩人顏值都超好!”

權舟橫看過之後,不忘祝賀,“恭喜恭喜,恭喜你們了!終於修成正果!”

凱森看了之後,玩笑的口吻說,“要是把這邊的戰爺圖像摳掉,換成我的看起來更帥吧?”

戰夜擎瞥他一眼,直接把他手裡的紅本本搶回來,“你想得美!”

看過紅本本,大家都舉杯祝賀戰夜擎和林初瓷兩人領證。

“你們應該喝個交杯,我覺得!”

“好提議!交杯交杯!”

戰夜擎和林初瓷當著朋友的麵,喝了一個交杯酒。

“喔……”

喝完之後,大家一起鼓掌慶祝,戰夜擎抱起林初瓷,美滋滋的親了一口,現場的男士們紛紛捂住眼睛。

“靠!閃瞎了我的狗眼!”

“我都被狗糧撐死了!”

權舟橫笑著打趣,“今天是請我來吃狗糧的,還是為我踐行的,啊?”

“哈哈哈……”

眾人都被逗笑,愉快的聚餐結束,大家都吃得酒足飯飽,下午,權舟橫返程,戰夜擎和林初瓷一起送他離開。

眾人散去後,林初瓷和戰夜擎召集孤雪、修翼、淩絕、青霄等人,一起商議接下來將要應對的事情。

根據玄域提供的訊息,他們得知暗月閣的一批人馬已經從他們特殊的渠道,紛紛湧入華國境內。

林初瓷分析,“目前來看,禦澤西已經說服禦震天,將暗月閣的總部遷移到華國來,如果不是沸城和王室出現對峙,我想,禦震天也會過來。

“但現在他冇有來,而是委托導師埃裡克,這個人的實力不容小覷。”

孤雪接話,“冇錯,埃裡克實力是八位護法中最強的,我也不是他的對手。”

“既然他是最難對付的,那麼我們就要想辦法,將他拖住,瓦解。”

林初瓷說完,戰夜擎追問,“這個埃裡克是不是就是上次被我開槍打中的那個?”

“冇錯,就是他!如果當時不是禦澤西拖住他,恐怕我凶多吉少。”

孤雪道,“是啊,上次戰爺為了救初瓷開槍打傷他,我想他一定還記著那筆賬的!”

戰夜擎壓低眉宇,眼神裡劃過一抹冷狠,“這次我要讓他後悔來華國!”

“行!先就這麼安排!”

林初瓷已經安排妥當,到時候由淩絕修翼和青霄三人一起,負責對付埃裡克。

林初瓷和孤雪她們負責解救人質,戰夜擎則帶著他的人馬對抗暗月閣的勢力。

想想都能知道,這次的交換人質,並非是簡單的交換,有可能是兩方勢力的對衝。

每個人的分工都很清楚,交換人質的地點也已經確定,就安排在上次看日出的東山山麓,那裡適合埋伏。

計劃的每個環節,都經過反覆推測演算,一切確保萬無一失。

林初瓷的兩部手機都要保持開機狀態,等待禦澤西的聯絡,他們可能快要落地了。

可開機後收到的一條陌生號碼發來的簡訊,令她震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