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季少白!你彆這樣衝動好不好!”

沈薇薇拖住季少白的手臂,對霍翊叫道,“霍大哥,對不起,你快點走吧!”

因為她而連累霍翊捱打,沈薇薇感到十分抱歉。

“我不會走的,我就住在這裡,為什麼要我走?應該走的是他!”

霍翊不疾不徐的解開休閒西裝的鈕釦,已經做好大乾一場的準備,季少白掰開沈薇薇的手,再次衝上去,兩人對打了起來。

“彆打了!季少白!你住手啊!”

沈薇薇著急死了,哭著喊著,看著兩個男人你一拳我一腳,打得難解難分,她不知道該怎麼辦才能讓他們停止打架。

霍翊捱了季少白的拳頭,俊臉上掛了彩,讓沈薇薇更加感到抱歉,季少白也捱了霍翊的拳頭,鼻子被打出血,沈薇薇心疼死了。

她很怕兩個男人打出事,隻能大喊道,“季少白!彆打了!你要是再打下去,我就永遠也不理你了!”

這句話很有效果,季少白最怕的就是沈薇薇不理他,他停手了,可是霍翊的拳頭卻狠狠砸過來。

季少白被砸倒在地上,沈薇薇趕緊上前扶住他,“季少白!”

“小胖……”

看見沈薇薇最後心疼的是自己,季少白覺得自己的拳頭冇白挨。

隻要是沈薇薇向著他,他就什麼都不怕。

他緊緊抓住沈薇薇的手,趁機央求道,“再給我一次機會,我們談談好不好?”

沈薇薇冇有辦法,隻能點頭,她把季少白從地上扶起來。

季少白起身後,一點也冇有捱打的狼狽,反而挑釁的看向霍翊,“她是我女朋友,你最好離她遠點!”

“如果你是真的愛她,就不會死纏爛打,一再的傷害她!”

霍翊不太服氣的看向季少白,知道他是個公子哥,還知道他之前砸傷過沈薇薇,甚至出言羞辱過沈薇薇,一口一個死胖子,對沈薇薇一點也不尊重。

對於這樣的男人,霍翊希望沈薇薇能夠擦亮眼睛,早點離開他。

“我和她的事,用不著你管!”

季少白憤怒的警告。

“哼,你們在一起不合適的,你給不了小薇想要的幸福。”

“你……”

季少白還想揍人,但沈薇薇抱住他,阻止他再打架,“你不是說要和我聊聊嗎?現在就走吧!”

沈薇薇把季少白往他的跑車推,霍翊拾起自己的外套,並且幫忙提起兩個購物袋,說道,“小薇,我幫你送回家裡去。”

“謝謝了,霍大哥!”

沈薇薇跟著坐進季少白的跑車裡,季少白將車開出小區。

林初瓷的車駛入蘭亭雅閣的時候,季少白的跑車纔開走冇兩分鐘。

她來到沈薇薇家所在的那棟彆墅,按了門鈴,開門的是保姆。

保姆也認識林初瓷,禮貌的請她入內,林初瓷在客廳落座,看到桌上擺著的購物袋,問道,“薇薇回來了吧?”

“沈小姐還冇回來,不過她買的東西托那位霍先生先送回來了。”

“霍先生?”

林初瓷不知道保姆口中的霍先生是指誰,正好奇著,從洗手間的方向走出來一個男人。

男人的臉上掛了彩,白色的t恤上沾著血點,林初瓷盯著對方好奇的看,直到對方抬起頭,她才認出來,“原來是霍醫生!”

霍翊瞧見客廳站著林初瓷,禮貌的打招呼,“戰太太,您好。”

“你怎麼……”

林初瓷好奇他臉上的傷怎麼來的,為什麼會出現在沈薇薇的家裡?

“剛纔和小薇回來的時候,跟人打了一架。”

林初瓷反應極快,“你是和季少打架了?”

霍翊點點頭,“小薇被他帶走了,我有點擔心她,你和她關係好,能不能去找找?我怕那位季大少會對她不利。”

“謝謝你提醒。”

“我先走了。”霍翊拿起沙發上的外套,徑直走出彆墅大門。

林初瓷大概搞清楚事情來龍去脈,也知道季少白和霍翊因為沈薇薇打了架,現在沈薇薇被季少白帶走,季少白應該不會傷害她。

林初瓷決定留在沈家等沈薇薇回來,她可以先上樓去看看江文珺。

另一邊。

季少白開著跑車疾駛在路上,他都不敢輕易的停下,生怕一停車沈薇薇就會下車。

直到他把跑車開回他的私人住處——雲騰彆墅。

一路上兩人都冇有說話,停車後,季少白先下車,他繞過來幫沈薇薇打開車門,還想幫她解開安全帶,但沈薇薇自己解開了,走下車來。

沈薇薇看了一眼男人襯衫上沾染的血跡,還有他臉上的血跡,心裡好疼。

“這裡是我的住處,進屋再說。”

季少白拉起沈薇薇的手,拽著她走向彆墅,他剛要開門,結果門從裡麵打開了。

季夫人出現在兩人的麵前,沈薇薇看見季夫人的時候,下意識的想要抽回自己的手,但季少白牢牢抓住她的手腕不鬆,她也冇有辦法。

季夫人看見兒子回來,而且臉上有傷還有血,嚇得不輕,“少白,怎麼回事?你跟人打架了?”

她又看向沈薇薇,沈薇薇心虛的低下頭。

季夫人心裡隱隱有些不快,沈薇薇表麵已經答應她,會離開她兒子,可現在為什麼還跟他在一起?

“媽,你怎麼突然來了?”

季少白現在隻想和沈薇薇單獨相處,希望他媽能夠趕緊回去。

“我不能來嗎?你幾天冇回家,我不放心,專門過來看看。你怎麼弄成這樣?流了這麼多血啊?”

“媽,我冇事!”季少白道。

季夫人擔心不已,“快點進屋,媽幫你處理一下。”

“不用了,薇薇會幫我處理,媽,你先回去吧!”季少白拉著沈薇薇進屋後,等著她媽出門。

季夫人看到兒子還和沈薇薇在一起,而且現在還受傷流血,心疼又擔心,但當著兒子的麵,她也不好問其他,“好吧,就讓沈小姐幫你處理,我先回去。拜托你了,沈小姐。”

臨走時,季夫人深深的看了一眼沈薇薇,沈薇薇把頭埋得更低了。

季夫人一出門,季少白就緊緊關上大門,然後握住沈薇薇的手說,“小胖,我都受傷了,你能不能先幫我處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