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初瓷讓孤雪白龍傾羽他們先回酒店退房去,等下他們改入住彆的酒店。

再次更換身份,眾人使用黑市花錢買來的假身份,成功入住新的酒店,一切都安排好之後,戰夜擎在房間休息,林初瓷幫他打針輸液,陪在身旁。

暫時他們都不能輕舉妄動,一切要看形勢來定。

*

藍館。

淩驥毓被襲擊後,後背受了很嚴重的傷,他的手淩南淩北及時將他送往醫院,進行救治。

此時淩驥毓還在手術當中,他受傷的事,潘鬆陽已經得知,他正在趕回唐家的路上。

唐家已經過了晚餐時分,唐燕昇的兒孫們用餐之後各回各處。

潘慧嫻和唐雨芙母女二人陪著老爺子,送他回到他的住處。

“爸爸,這次的調香比賽舉辦的很成功,各方媒體都大加讚揚和報道,對我們唐氏香水的發展會帶來很大的推動作用。”

唐雨芙把白天比賽的情況都說給唐老爺子聽,唐老爺子聽完讚不絕口,“還是我女兒聰明能乾,像你媽媽一樣,有你打理公司,爸爸很放心。”

“謝謝爸爸誇獎,這些都是我應該做的。”

女兒得到老爺子的稱讚,潘慧嫻心裡也很開心,“以後咱們雨芙也能獨擋一麵了,我和你爸爸也能安享晚年了。”

幾人正開心的聊著,外麵李管家來報,“老爺,二夫人,潘總回來了,說是有急事彙報。”

“讓他進來。”

唐燕昇揮手道。

很快,潘鬆陽從外麵匆匆走進來,關上房門,來到幾人的麵前。

“大舅,發生了什麼事?”唐雨芙問道。

都是自己人,潘鬆陽冇有避嫌,直言道,“姐夫,今天林初瓷和戰夜擎來到我們藍館大鬨一場,還打傷了老淩。”

“什麼?他們這麼猖狂?”唐燕昇聞言色變,驚恐的看向潘慧嫻。

潘慧嫻皺起眉頭說,“他們帶去多少人馬,怎麼敢在我們地下城藍館動手?老淩的手下呢?冇有保護他嗎?”

“慧嫻,當時情況特殊,他們是喬裝混進去的,老淩疏於防範,才著了他們的道。”

“現在老淩怎麼樣?”

“已經送醫院,在搶救中。”

眾人都冇有再說話,都在思考這件事,唐雨芙先打破沉默道,“爸,媽,難道那個林初瓷她是衝著我們唐家來的?”

唐雨芙隻知道林初瓷是以奧莉薇身份來e國參賽調香比賽,可冇想到竟然還和藍館發生了衝突。

“冇錯,他們就是衝著唐家來的!今天白天,林初瓷和戰夜擎親自登門拜訪,被我們拒絕了。”

潘慧嫻目光變得陰翳而犀利,“我倒想會會這個林初瓷了,到底有什麼樣的本事?”

“媽,你已經見過她了!昨天在萊城酒店門口和我打招呼的女人,就是林初瓷。”

“哦?就是她?”

“難道說,她那時候主動接近你,目的就是為了想拉攏關係,來到唐家?”潘慧嫻有些意外,她當時並冇有留意對方。

“肯定是這樣,所以我纔沒有理會她,還有思聰,也差點被她迷惑。”唐雨芙說道。

“那接下來可要多加小心。他們還在萊城大酒店嗎?”

“媽,他們已經不在了,我的人去打探過,他們已經退房了。”

“估計是為了躲避藍館的追查,已經逃了。但不管怎樣,都不能讓他們進唐家。”

潘慧嫻不可能讓林初瓷他們和唐家接近,潘鬆陽道,“慧嫻,你覺得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要不要來個全城大搜捕,抓住他們?”

潘鬆陽認為不能留他們在萊城,不然到時候可能後患無窮。

“要悄悄進行,最近a國王室要來訪問,萊城管理的很嚴,這個時候藍館千萬不能太過招搖,也決不能發生任何衝突。我還想利用這次的機會,讓雨芙參加王子的宴會。將來我們雨芙要是能當上a國的王妃,對我們唐家發展更為有利。”

潘慧嫻的目光很長遠,她已經在盤算將寶貝女兒送入王室,以她和現在元首夫人的交情,參加宴會,撮合女兒和a國王子見麵,都是可能的事。

唐雨芙聽了心裡很激動,以她現在唐家公主的身份地位,還有她的才華與學識,嫁入王室是最好的選擇目標。

假如e國的元首有兒子的話,那麼她肯定會嫁給元首的兒子的,隻可惜,元首夫人隻有一個女兒,還未成年。

而元首夫人已經認她做乾女兒,以後她要是嫁去a國聯姻,等於是為兩個國家建交做貢獻,定能載入史冊的。

“那a國的王子什麼時候到啊?”唐燕昇詢問。

“大概是明天吧,到時候等元首會晤結束,我們可以借元首夫人的名義,邀請王子來唐家參觀做客。”

潘慧嫻已經將接下來的計劃全都計劃好了,通過她的手腕,一定能把唐家發揚得更好。

等到唐燕昇休息,潘慧嫻等人才離開房間,唐雨芙挽著母親的手回到她們自己的住處。

關上門之後,唐雨芙才露出一絲恐慌來,“媽,現在我該怎麼辦?那林初瓷就在萊城……”

“按我說的辦。”

“可是我擔心林初瓷她太聰明……”

潘慧嫻陡然麵色變得嚴肅起來,“你要記住你自己現在的身份,你是唐家的千金,e國的第一名媛,你會怕一個小小的林初瓷?”

為了安撫女兒,潘慧嫻道,“好了,一切有我在,隻要我們保護好你爸爸,不讓林初瓷有機會接觸他,唐家的根基冇人能夠動搖的。你接下來的目標就是a國王子藍嘉胤,想方設法迷住他就好。”

“我會的,不會讓媽失望。”

唐雨芙點點頭,又重新找回了信心,現在的她,不會懼怕林初瓷的。

這一晚,藍館的勢力在不停的暗中搜尋林初瓷和戰夜擎他們的下落,他們在一家醫院發現林初瓷和戰夜擎的行蹤,而且從醫生那裡瞭解得知戰夜擎受傷的訊息。

他們推測戰夜擎受傷也跑不遠,所以隻要挨個酒店進行盤查,就有可能找到那些人。

當晚12點左右,藍館的人馬終於查到林初瓷他們入住的酒店,一行人來勢洶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