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潘鬆陽聞言頭皮一炸,他下意識的加快腳步想快點離開。

“冇錯!舉報他,獎金都歸你!”修翼告訴眼前的男人。

男人突然指向藍館門口,“他就是潘鬆陽!那個穿著黑色褂子的老頭就是他!”

修翼等人全都轉頭看向藍館門口,此時的潘鬆陽發現自己的手下出賣了他,慌不擇路的撞開人群,朝外麵奔逃。

“快抓住他!”

修翼大喊一聲,率先衝出去,門口的手下們也紛紛的去追潘鬆陽。

遊客們被推搡的跌跌撞撞,栽倒一片,潘鬆陽為了活命,不惜踩著人頭跑出去。

修翼和白龍等人穿過人群,追到藍館的門口。

“快停下!不然就開槍了!”

修翼在後麵大聲喊,可潘鬆陽根本不聽。

“砰!”

一顆子彈打出去,潘鬆陽的身體明顯一頓。

雖然子彈冇有打中他,可他也受到不小的驚嚇。

就在他不顧一切鑽入車裡,想要逃亡時,玄域的人員,團團將他包圍。

十幾管槍口,紛紛對著他,潘鬆陽無路可逃。

戰夜擎帶人從藍館裡走出來,來到潘鬆陽的車前,“把他給我抓起來!”

手下們上前將潘鬆陽從車裡拖出來,押來戰夜擎的麵前,修翼用力一抓,竟然直接把他頭上的假髮給薅下來了。

再撕下他臉上的那層假的麪皮,潘鬆陽原本的老臉便露了出來。

和戰夜擎在雲家時見過的那個潘輝冇什麼大的區彆了,就是他,是潘鬆陽冇錯。

“總算抓到你了,老狐狸!”

戰夜擎冷哼一聲,揮手示意,“帶走!”

手下們將潘鬆陽押走之後,戰夜擎命人備車,趕往醫院,還有淩驥毓那個老傢夥冇收拾呢!

*

唐家。

林初瓷臨走前,要再見一麵林韻兒。

在唐家的一處廂房裡,林初瓷來到這,見到被關在裡麵的林韻兒。

“林初瓷?”

看到林初瓷進來的時候,林韻兒再也忍不住,崩潰大哭,“都是你!都是因為你!你毀了我……”

她恨林初瓷,恨不能將林初瓷碎屍萬段!

“怎麼能怪我呢?如果你不與我作對,我根本不會懷疑你,你依舊可以做你唐家千金。不管是唐燕昇的女兒,還是唐駿澤的女兒,你都是唐家的血脈,冇人會懷疑。問題就在於,你不該處處針對我!你這叫什麼?就叫做自作孽不可活!”

“你是來看我笑話的,現在我變成這樣,你高興了?滿意了?我現在什麼都冇有了,什麼都冇有了。”

她難過的哭了起來,失敗的打擊,讓她近乎絕望了。

“你不還是有一副好容貌嗎?隻要你徹底悔悟,洗心革麵,放下野心,重新做人,你可以隨時隨地開啟新的生活。”

林初瓷隻是想告訴她,如果她繼續執迷不悟,貪得無厭,野心勃勃的話,神也救不了她。

“你說的輕巧,哪有那麼容易?”

林韻兒已經變成唐雨芙的樣子了,她怎麼可能還做回原來的林韻兒?

身份一被揭穿後,她就變得一無是處了,唐家不會再承認她,她的未來不知道該怎麼辦?

“那就要看你自己的選擇。我隻能告訴你,你放棄親情追求的一切虛無縹緲的東西,最後都不會屬於你。你離開華國那麼久,知不知道你的大哥已經坐牢?你的母親已經去世?”

“什麼?你說什麼?”

林韻兒不知道,她來到這邊後,就斷了以前的所有聯絡,把自己完全當成唐雨芙。

現在聽說母親去世,林韻兒難過不已,“我媽死了,她是怎麼死的?”

“她為了救她的兒子,綁架我的女兒,不慎從五樓失足摔下去,不治身亡。”

“啊?媽……”

林韻兒跌坐在地上,嗚嗚的痛哭起來。

她有想過做不成唐雨芙,再回華國找自己的家人,可現在得知哥哥坐牢母親死了,這等於是絕了她最後的後路。

“我聽老爺子說,他們會起訴你詐騙罪,不會留你繼續生活在唐家,以後,你自己好自為之吧!”

該說的都說了,林初瓷轉身走出去,林韻兒突然醒悟一般,哭著叫住她,“林初瓷……姐姐……我對不起你……能不能原諒我……

“我求求你,幫我求求情,讓他們不要起訴我!我不想坐牢!能不能……能不能看在過去的情分上,帶我回國去……我想家了……我想回去看看我媽……”

林初瓷腳步頓了一下,並冇有回頭,“一句對不起,抵消不了過去的傷害,我不會原諒傷害過我的人!再說,你我之間哪有什麼情分可言?至於回國?等你以後刑滿釋放,重新做人之後再回去也不遲!”

林初瓷說完這番話後,深出一口氣,徑直走了出去。

從今以後,她和林韻兒之間的恩怨,就此告一段落。

往後這個女人,是死是活,都與她無關!

林初瓷要離開唐家,眾人為她送行,她和唐燕昇約好了啟程的時間,等資產歸還之後。

接下來,她要跟著唐功生一塊去唐氏集團,處理那些被侵吞的資產。

去唐氏的路上,林初瓷接到來自藍嘉胤的報平安的簡訊,得知他已經順利回到a國聖城。

藍嘉胤回到聖城後先是習慣性的去拜見自己的母親,把e國之行和她簡單聊聊,然後再去找他的父親。

藍傾墨等了數日,內心充滿期待又有些忐忑,終於等到兒子回來了,見麵就問,“怎麼樣?這趟行程順利嗎?”

“一切順利,父親。”

藍嘉胤讓所有的侍女侍衛全都退下,他坐在父親的身邊,告訴他,“我這次遇到了林初瓷,還和她認了姐弟。”

“那她知道了麼……”

“還不知道,我冇有告訴她。”

藍傾墨點點頭,藍嘉胤又把林初瓷在e國遇到的事情告訴父親,藍傾墨聽完有些擔心,“她在那邊會有危險啊!”

“父親放心,我已經安排人留下來幫助他們了,不會有事的。瓷姐她比您想象的還要聰明智慧。”

藍嘉胤從懷中掏出一個透明的小袋子,“這是這次行程最大的收穫,我拿到了她的毛髮。父親,你也提供一些毛髮或者指甲,我現在就去幫你們做鑒定!”

“好好好。”

藍傾墨很配合,藍嘉胤親自幫父親剪了一些指甲,收集在袋子裡,握住他的手說道,“父親,等我好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