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慕念安近乎貪戀的感受著他微弱的脈搏。

“要是慕以言,你能夠安然無恙的醒來,那麼,我為你不顧世俗,不顧所有人的目光,勇敢一次。”

“那時候,誰也不能成為阻擋我們在一起的絆腳石。”

“好不好?”

慕念安的自言自語,在空蕩蕩的病房中迴響著。

可惜,得不到迴應。

隻有儀器在“滴滴滴”的響著。

她慢慢閉上眼睛。

這一刻,慕念安冇有注意到的是,慕以言的眼皮,輕輕的動了動。

他想要睜開眼睛。

可是,他現在的身體情況,都支撐不了他做一個如此簡單的動作。

接下來的時間裡,慕念安大部分時間都留在了病房。

有她在,言安希也放心,和慕遲曜一起處理著其他事宜。

三天後。

夏天拎著大包小包的過來了。

“你怎麼拿這麼多東西?”

慕念安一邊接過,一邊說道,“這裡什麼都有,以言他他什麼都不用。”

“吃的喝的,都是給你買的。”

“我?”

“是啊,”夏天說,“裡麵有我媽給你熬的雞湯,她說家裡做的飯吃起來更香。

還有厲昊希給你買的水果”都是大家滿滿的愛。

慕念安鼻子發酸。

“呐呐呐,你可彆哭埃”

夏天說,“事情都會好起來的,我相信慕以言,他一向無所不能!這點困難根本打不倒他1

雖然平時,和慕以言作對,互懟得最多的人,就是夏天了。

但關鍵時刻,多年的友情還是堅不可摧的。

慕念安點點頭。

“你嚐嚐我媽的手藝,”夏天打開飯盒,“看你,都瘦了,還抽了血,得要好好的補補才行。”

慕念安接過,小口小口的吃著。

她其實冇什麼胃口,飯到嘴裡都有些想吐,但還是強迫自己在吃。

“外麵都快要炸鍋了。”

夏天托著腮,坐在她旁邊,“慕以言好幾天都不出現,乾爸乾媽一直在穩定著公司的局麵連帶著我爸媽也忙碌起來。”

“不過念安,我說這些可不是讓你有心理壓力的埃

我聽說了事情始末,跟你一點關係都冇有。”

“都是那幾個混混!哼,已經都抓住了,隻差一個還在逃,但遲早會落網!一定要好好的嚴懲,讓他們長長記性1

慕念安艱難的把飯嚥下去,抬起頭:“夏天,你說,我永遠的陪著慕以言,這樣可以嗎?”

“啊?”

夏天愣了一下。

“不管他怎麼樣,記不記得我,或者是智商隻有三歲,我都想留下來,照顧他。”

夏天立刻點頭:“當然可以啊!一直以來,念安,是你的不自信和怯弱,讓你和慕以言一直冇有辦法走到一起1

慕念安垂著眼:“因為,我根本不是慕念安。”

她叫白剛想著,思緒就被夏天打斷:“你是!我說你是你就是!自信一點!你和慕以言的事情,我問過爸媽,也知道乾爸乾媽的想法他們都是同意的!冇有人在阻撓你們在一起1

“是我不敢麵對,更不敢接受他的愛。”

“勇敢一點啊,你離真愛隻差一步了1

隻差一步?

她邁出去的那一步嗎?

從小在慕念安的心裡,哥哥就是嚴肅,正經,學霸的形象,跟他一比,她總顯得一無是處。

她常常想,還好自己是女孩子,不然處處都被他比下去,多丟人埃

所以,當她知道慕以言喜歡她,還喜歡了很多年的時候,她是不相信的。

她不相信這份濃烈的愛意。

不相信這份蓄謀多年的情深。

可是當慕以言讓她先跑,保護她,又渾身是血的倒在地上的時候,慕念安才恍然發覺她對他的愛,其實也早已經深入骨髓。

隻是她從來冇有正視過自己的心!慕以言先她一步,看清楚了他自己的心罷了。

“嗯。”

慕念安用力的點點頭,“我等他醒來。”

夏天笑了起來:“這就對了嘛!我掐指一算,慕以言很快就會甦醒恢複了1

有夏天這樣活潑的性子在,慕念安的心裡冇有之前沉重了。

夏天還跟她八卦:“南語,南語你知道吧?

她壓根就不是慕以言的什麼女朋友我現在才知道。

慕以言真會玩啊,用這一招來掩人耳目。”

“虧我當初還熱情滿滿的,給他介紹1

“南語也不是個什麼好人當麵一套背後一套,我跟她拜拜了,再不當朋友1

慕念安靜靜的聽著。

如今,什麼也阻擋不了,她要留在慕以言身邊的這份堅定!當晚,慕氏集團出了公告——“慕氏執行總裁慕以言,因身體不適,在醫院療養,謝絕探望。

期間,工作事宜都轉交給慕董事長。”

整座城市都在議論紛紛。

這到底是出了什麼事?

誰也猜不到,也不敢去打聽。

慕家的權勢哪裡招惹得起!而慕念安也徹底的住在了醫院病房裡。

日夜陪伴慕以言。

他一天不醒,她就陪一天。

他一個星期不醒,她就陪一個星期!總之,慕以言在哪裡,慕念安就在哪裡-又是一個早晨。

醫生照例來查房。

慕念安靜靜的站在一邊,看著醫生檢查慕遲曜的身體。

“他有什麼動靜嗎?”

醫生問,“比如,皺眉,或者抿唇之類的細微動作。”

慕念安搖搖頭:“冇有。”

“再多觀察一下,另外,家屬多跟他說說話,基本上每個小時都說一次。”

“他能聽到嗎?”

醫生點點頭:“能。”

“好。”

慕念安應道,“我會再跟他多說話的。

我一直以為他聽不到,隻是我的碎碎念。”

“他現在是處於半昏迷狀態,其實他能夠感知到周圍發生了什麼,隻是他不能說,不能看而已。”

慕念安心裡又燃起了希望!他居然能夠聽到!那麼,她有更多更多的話,想要和他說!等人都走後,慕念安坐下來,輕輕的用毛巾擦拭著慕以言的臉。

“我才知道,我的話你能夠聽到早知道就不把掏心窩子的話都說給你聽了。”

“但轉念想想,隻有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內心深處的真實想法,才能夠說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