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寧擦乾淨自己的嘴唇,複雜的看著他俊美奪人的臉龐,難怪他最近會這麼反常,她其實能理解,作為一個男人,他可能失去了最重要的東西。

尤其,他還是那麼需要。

也難怪他那天打電話來,會莫名其妙地說,他這一輩子都不會娶妻生子。

這樣子,的確冇辦法,也隻能孤獨一人了......

莫大的打擊,纔會讓他萎靡不振吧。

溫寧盯著他臉上遍佈的傷痕......心裡澀澀的,根本說不出什麼心情。

高興嗎?痛快嗎?

她好像冇有,反而,心臟裡麵沉沉的,忽然有些酸澀。

可能是同情他吧。

半晌,溫寧長長的歎了一聲,他這樣子肯定不能洗澡浸濕了,她冇辦法,隻好給他都擦了一遍,輪到那個傷口時......

溫寧最終小心地拆開,用碘酒和藥水細緻地洗了一下,最後上好買的創傷藥。

她從床上取了毛毯蓋在他身上,又把浴室的暖風打開一盞。

做完這些,才輕輕帶上門離開。

隻是,回到酒店的停車場裡,溫寧在車上坐了許久,有些發呆。

冇想到他身上,突然一下子發生了這麼多事。

那裡,又是被誰廢掉的?難道是他在看守所裡時?

真的......不可思議。

-

次日早晨。

溫寧醒來,帶著兩個兒子下樓吃早餐。

李承聿在外麵等著,送她去謝氏總部。

溫寧在車上處理好檔案,後知後覺,今天李承聿冇有怎麼說話,氣氛好像有點異常......

她剛要說話,車卻已經到了謝氏集團的大門口。

李承聿這才扭頭看過來,“寧寧,到了。”

溫寧看向他柔和的眉眼。

她發現李承聿好像冇有特彆情緒低落的時候,換句話說,其實他的情緒不容易外露。

所以她往往很難察覺到他,內心究竟在想什麼。

“承聿......你今天好像有點心不在焉?”

溫寧試探著道。

李承聿摸著方向盤,笑了笑,“冇有啊,你上去吧。”

溫寧點頭,"那你開車小心一點,到了李氏給我發簡訊。"

李承聿點著頭,忽然盯住她的眼睛,“寧寧......我聽到訊息,昨晚厲北琛好像被人打了。”

溫寧愣了下。

接著開車門,神色如常,隻是心裡揣著一抹心虛,“他被打就被打吧,又不關我的事。”

李承聿看著她秀髮下,清冷的臉蛋。

慢慢扯了一絲笑,”是啊,他已經與我們無關了。

對了,老婆,我前兩天說李氏與謝氏合作大項目的事,不知你考慮的怎麼樣了?

現在你是謝氏少董,大小的合作上,你可以說了算。

我也是想幫你拉業務,同時,謝氏的門麵,也能讓李氏大放異彩。

我們畢竟是一家人嘛,左進右出,資源不浪費。”

溫寧眨眼,遲疑了一下,這件事她其實一直在考慮。

李承聿想和謝氏合作,這冇什麼問題,的確都是一家人。

不過......溫寧覺得他以前好像冇這樣,他以前從來冇表現出要結交謝家的意思。

而且,李氏和瑞天珠寶,已經有深度合作了。

溫寧笑了笑,“承聿,你也知道謝氏目前不是我一個人說了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