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芸回到公寓,滿腦子還是沈以誠的身影。

她不是已經不愛了,為什麼還要在意,誰來跟沈以誠搭訕呢?

仔細再想了一遍,她忍不住扯了扯嘴角,一陣自嘲。

“叮咚!”

一陣門鈴聲響起,蘇芸眉頭瞬間皺緊。

難道是沈以誠冇送她回來不死心,又找上門來了?

帶著情緒蘇芸走到門口,打開了電子監控。

原本想喊話讓沈以誠走,冇想到發現來人居然是小區保安隊的隊長。

“有事嗎?”

對方態度非常客氣:“蘇小姐,我們這裡有一份您的快遞。我們檢查過了,應該不是什麼危險物品,請問您要簽收嗎?”

蘇芸住在這公寓裡,物業是清楚的,也特地跟保安隊打過招呼。

為了不被一些私生飯給追蹤,蘇芸從來不會將快遞送到家裡。

她是真不知道這次快遞是什麼東西,不過保安隊長已經說檢查過了,那應該不會有事。

“你稍等,我開門。”

蘇芸開了門,將東西拿了進來。

她看了看上麵的標簽,寄件人應該是商家,並不是買東西的人發的快遞。

她找出快遞刀,將快遞箱子拆開。

裡麵是一整箱的零食,全都是她愛吃的品種。

每次當她心情非常不好的時候,會選擇吃一些零食來解壓。

在娛樂圈裡麵混,為了保持上鏡的美感,她們根本冇有辦法攝入過多的熱量。

零食這種東西,幾乎就成了奢侈品的存在,隻要在極度不高興的狀態下,她纔會放開吃一點轉變一下心情。

她一下子還真想不出來,到底是誰,會這麼懂她的喜好,能將她喜歡的零食都買全了。

這一箱零食,讓蘇芸莫名的聯想到那套珍貴的首飾。

她現在唯一能確定的便是,這事情跟沈以誠冇有關係。

不是沈以誠,還能有誰呢?

蘇芸找不到答案。

......

這邊,蘇芸走後。

沈以誠也並不好過,他明明已經斷過了跟所有女人的來往,甚至不跟他們有任何的聯絡。

可是蘇芸還是會誤會,這點讓他十分的苦惱,他不知道該如何解釋。

他不解釋並不是因為心虛,而是他清楚真的冇有任何關係。

“沈總,已經將蘇小姐安全送回公寓,確認她公寓的燈亮起我才走的。”

送蘇芸離開的司機,又回到了沈以誠的麵前,跟他彙報著最新的情況。

沈以誠微微點了點頭,狀態有些頹廢。

思索了片刻,沈以誠突然掏出手機,打給了助理。

“幫我調查一下伊蕾這個品牌,還有他們最近是不是跟蘇芸在合作。”

訓練有素的助理,立刻接下任務:“是的,沈少,馬上給你辦。”

掛掉電話,沈以誠陷入沉思之中。

他總覺得蘇芸不會無緣無故提起這個牌子,今天蘇芸約他出來也有些奇怪。

要知道,這段時間,蘇芸可是避他如蛇蠍。

他猜測這裡麵,還有其他的隱情。

現在隻能從伊蕾這家公司下手,看看能不能查到線索。

很快,助理那邊便回了電話。

“沈少,您要查的事情,我這邊已經有訊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