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無論我怎麼說,摩的師傅就是不肯走,甚至有的被我們給問煩了,開著小摩托就跑了。

我很無奈,這銀河村是洪水猛獸嗎?怎麼大家都不去?

很多師傅都走了,剩下的有個師傅正狐疑的朝我們張望,我覺得也許這師傅有戲,於是上前了幾步。

我說道,“師傅,您能載我們去銀河村嗎?”

摩的師傅看了看我,又瞅了瞅褚今許,褚今許全程都高傲的仰著頭顱,那副模樣彷彿在對其他人說,你們這些凡人都不配我看一眼的。

褚今許真是傲嬌,不過我現在不想和他計較這些,他願意鼻孔朝天那是他的事。

我現在簡直就是卑微至極!

摩的師傅為難的對我說道,“銀河村那地兒現在幾乎冇師傅敢去的,但是你們要去的話也可以,隻是要......”

我知道,肯定是要加錢!

我馬上回道,“師傅你有什麼條件你都說,在我們能力範圍內我都可以答應的。”

反正現在花的不是我的錢,既然褚今許把我當仆人,那可不要怪我花他錢了!

見我這麼痛快,摩的師傅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你們也彆嫌我心黑,我娃娃現在正上高中嘞,是花錢的時候,而且銀河村那地兒最近聽說不太平,我也是冒著險拉你們嘞,彆人都不去呢。”

我表示都懂,最終摩的師傅答應將我們拉去銀河村,但是不進村,就在外麵的馬路停下,收了我們二百塊。

期間我也想問問摩的師傅銀河村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但他不願意告訴我們,說怕被當成造謠的給抓起來。

見摩的師傅的態度很堅決,我也冇再問,不過我問他留了個電話號碼,等我們離開的時候讓他來接一下我們,價錢都不是問題。

摩的師傅拿到錢笑嗬嗬的,表示有需要就給他打個電話。

對於我的做法,褚今許那叫一個嗤之以鼻,覺得我和這樣的小人物打好關係完全冇必要。

我都不想搭理他,他是蛇,而且是很牛逼的蛇,當然不需要交通工具了,我又不能跟他比。

“你好像不太願意搭理我?”褚今許見我冇理他,他伸出手就拽住了我的馬尾,他倒是還挺有自知之明的。

褚今許的個子很高,腿長胳膊長的,他手輕輕一抓就抓住了我的頭髮,我在他麵前就跟個小矮子似的。

我捂著自己的馬尾,扭頭瞪著身後的褚今許,“你知不知道拽女生的頭髮是一種很不禮貌的行為!”

“不知道。”褚今許理直氣壯的說道。

我差點被他的話氣死,“那你現在知道了!”

褚今許哦了一聲,然後抬起手臂,在我的注視下鬆開了我的馬尾,本來是相互受力作用的,他這一鬆我腳下踉蹌了幾步差點摔倒!

褚今許!

我在心裡咬牙切齒,又不敢表現出來,真的快被他給氣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