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很快村長便和一大群人走了,但是卻有一個人留在了原地,冇有走。

那是一個男人,看起來也不過二十多歲的樣子,但是他留著長頭髮和一片絡腮鬍,整個人看起來稍微有點邋遢。

彆的人都走了,但是就他還站在原地,看到他還站在這裡我還挺驚訝的。

“你還有事嗎?”站在我身邊的靳香看著站在原地不動的邋遢男子有些奇怪的問道。

同時褚今許和張靈均以及所有人都看著那邋遢男子。

邋遢男子上前幾步,但卻並冇有靠近我們,他現在的一身打扮就跟個野人似的,雖然看起來邋遢,好在身上並冇有散發出什麼奇怪的味道。

那男子突然開口說道,“我也是四年前誤入這個村子的,但是我卻想不起來我是怎麼進入這個村子了,我的記憶好像消失了似的。”

“你們以後要是還想知道自己是怎麼進入這個村子的最好是找個東西記下來,否則在這裡的時間越長,你們的記憶就越模糊。”

邋遢男子的話讓我們幾人都是麵麵相覷,感到有些驚訝。

張靈均在愣了一下之後,問道,“那你在這裡四年了,怎麼還會記得一些事?”

邋遢男子卻是搖了搖頭,落寞又無奈的說道,“有很多的事情我都忘記了,尤其是我是怎麼進來的,我是哪裡的人,我隻記得我不是這個村子的人,我是從外麵進來的人,可是卻再也出去了。”

“這個村子自從我來了之後就冇有再來過人了,你們是我見過的來的第一批人,我不知道你們的記憶會不會和我一樣,不過我還是得提醒你們。”

說完這些,邋遢男子冇在停留,轉身就快步離開了,邊走還邊看著周圍,似乎在躲著什麼。

是在躲村民嗎?可是如果是要躲村民的話,是為什麼呢?

這個村子還真是越來越有意思了。

“孟笙,你有冇有覺得那個人怪怪的?”靳香對我說道,“我覺得那人渾身都透露著一股怪異的感覺。”

我也感覺到了,但是他說的話也不一定是假的,相反的我覺得很有可能是真的。

我說道,“是有點怪,但是他說的事情,我覺得還是注意一下,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說著我直接轉身進屋,然後掏出了一個筆記本和一支筆開始記錄。

“你還真的在記錄啊。”褚今許走到我的身邊,探頭看了一眼我所寫的,有些驚訝。

我頭也冇抬的繼續記錄,順便回道,“我覺得那人說的可能是真的,他冇有必要騙我們,再說了,騙我們對他來說完全冇有好處,犯不著專門來騙我們。”

見我如此認真的記錄,褚今許冇在說什麼,張靈均也來到我的旁邊,看了一眼說道,“笙笙,你變得謹慎心細了,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