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並且這血祭的要求還不低,修為高強,壽元五百年以上。

這世上修煉的人不就是為了提升自己的壽元嗎?誰會願意把自己好不容易提升的壽元毀掉去成就彆人?

畢竟血祭了自己,那得到靈力的人肯定就是彆人了。

“血祭......”

容玉在聽到我的話之後喃喃開口,其餘長老的臉色也是非常的不好看。

按照道理來講的話,麵前的這幾位長老其實都符合,殭屍不會死,他們的修為已經非常高了,並且壽元也是無窮無儘的......

“各位長老,如果註定要血祭一人的話,你們覺得從我們之中選一個人,如何?”容玉似乎做了某種決定,他無比嚴肅的對麵前的幾位長老說道。

我隻見過這幾位長老一次,還是在那次開會的時候,現在乍一看,我連幾位長老都認不全。

冇有人會是毫不為自己考慮,完全無私的,即便這些人是整個殭屍帝國的長老。

容玉的這個提議讓大家都沉默了,特彆是除了容玉之外的幾個長老。

“這......”一名長老欲言又止。

容玉說道,“這事關整個殭屍帝國的存亡,有什麼話今天不妨敞開了說,有什麼問題,我們一起解決。”

欲言又止的長老這才說道,“雖說這事關整個殭屍帝國,但修行不易......”

我的臉色頓時沉了沉。

這長老的話雖然冇有說完,但是我已經明白了,相信在場的人都明白。

言下之意,修行不易,誰都不願意做那個被血祭的人。

畢竟......

按照青龍族族長所說的,被血祭之人,將會魂飛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冇有人願意做那個人。

換做是我的話,我也不願意。

所以,討論還冇怎麼開始,就僵住了。

墨瀲的眼神在這些長老們的臉上掃過,隨即開口,語氣當中滿是嘲弄,“怎麼,現在需要一個血祭的人,你們都啞巴了?”

“殭屍帝國裡,不說每個殭屍,年歲稍微大一些的殭屍修為都很高吧?你們直接召開一個帝國會議,問問有冇有人願意犧牲唄,何必把這件事情搞得這麼複雜,不過嘛,連你們不願意,那肯定冇有人願意唄。”

墨瀲這口無遮掩的話讓在場的人都沉默了,對於這些人的沉默,墨瀲嗤之以鼻。

紅黎這時候也說道,“我們三人已經把關於靈力源的所有訊息都告訴你們了,並且這訊息是我們三人千辛萬苦,付出了很大的代價才換回來的,為此,孟笙還成了青龍族的族長夫人,犧牲這麼大,血祭的事情,我們三人肯定是無能為力了。”

“然而現在除了血祭的問題,還得尋找一個能承載靈力源的載體,你們覺得這個世界上誰比較合適?”

幾位長老這下子的眉頭擰得更緊了,特彆是在聽到還需要載體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