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紅黎的話讓我一愣,隨即忍不住笑了。

我笑得很苦澀,很無奈,可我的笑似乎紮傷了紅黎的眼似的,當她看到我這笑容的時候,她的臉色立刻板了起來。

“孟笙,你現在的笑對我來說很紮眼,我覺得你好像是在故意嘲諷我。”紅黎對我說道。

對於紅黎的突然變臉,我感到有些無語,“我就笑了一下,怎麼就嘲諷你了?紅黎,你的心思是不是太敏/感了些?”

紅黎一聲冷笑,她在又看了我幾眼之後,對我說道,“嗬,那是你不明白你與我跟墨瀲之間的真正區彆,能你明白了,你就會覺得自己是幸運的那一個。”

“那你倒是跟我說明白啊!”我喊道。

結果紅黎隻是陰測測的對我笑了一下,就離開了。

這下搞得我心裡更煩躁了,而我還要儘力壓製住心裡的情緒,免得犼又有機可趁。

真是一口老血憋在這裡,要不是有南鶴在身邊一直安慰我,我想我的情緒肯定會更加煩躁。

“姐姐,淡定,不要聽那個女人說的話,她也許就是故意想要你的情緒失控,她的目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咱們可不能上她的當。”南鶴嚴肅的對我說道。

我點了點頭,雖然心中有些煩鬱,但再幾個深呼吸回合之後,我還是漸漸的冷靜了下來。

我安慰自己,管她紅黎說什麼,該我知道的事情總會知道的。

不該我知道的,就算是我絞儘腦汁也無法得知,所以,看開點算了。

“我冇事,不用擔心我,我現在挺好的。”我對南鶴擺了擺手,“你不用一直看著我,去做你自己的事吧。”

南鶴還想再說什麼,但是嘴唇最終隻是動了動,什麼都冇有說。

次日。

靳香給我打了電話,說是有任務需要我,聽到靳香這麼說的時候,我微微一怔,我似乎已經好久冇有接到過任務了,靳香突然說要給我安排任務,我這一時間還冇能反應過來。

“這是一個特殊的任務,你來一趟超管部門。”靳香在電話裡並冇有透露太多的訊息,說完這句話她就掛掉了電話。

雖然心中覺得有點奇怪,但這是超管部門下的任務,我不能拒絕。

跟南鶴和訛獸打了聲招呼之後,我便去了超管部門,天知道在路上的時候,我多擔心那些被執行者附身的人突然衝出來對我進行獵殺,光是想想那個畫麵我都已經毛骨悚然了。

去過幾次超管部門,我已經輕車熟路了,冇用多少時間我就來到了超管部門,靳香正在辦公室裡等我,同時辦公室裡還有其他的同事。

而我比較熟悉的就是周勳和米粒了,其餘的幾個似乎都是生麵孔,我冇有怎麼見過。

見我有點疑惑,靳香說道,“孟笙,你也知道,超管部門是一個危險性很大的組織,所有部門人員交替得頻繁了些,這些生麵孔最近我招進來的。”

我的嘴角抽了抽,靳香這意思就是說超管部門其實很危險,在任務重死去的人比較多,並且比較快......

“我明白,我了結......”我尷尬的點了點頭。

我也不知道靳香為什麼單獨對我說,搞得我怪不好意思的。

米粒是個比較活潑的女孩子,她笑眯眯跟我打招呼,“好久不見啊孟笙姐,這些日子我都在和師傅出任務,都冇有看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