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輕鬆的掙脫了禁錮著她的鐵環,然後慢悠悠的起身,眼神依舊甜美的看著我。

我手中握著的水杯呯的一聲摔在了地上,一陣強烈的眩暈朝著我襲來。

眼前的楊瑤以及爸媽都變成了重影,我使勁的晃了晃腦袋,卻越來越暈乎。

再笨現在我也知道發生什麼事了,我喝的那杯水裡被下了藥。

這杯水是我爸給我的,他此時正麵無表情冷漠的看著我,而我媽則將臉偏向了一旁,不再看我。

為什麼......

究竟是為什麼?

不等我質問整個人都軟了下去,一頭栽倒了地上。

迷糊間我聽到了爸媽的對話。

我爸說道,“還好這怪物命大冇死,不然我們家瑤瑤就冇救了,真是謝天謝地。”

“耀榮,我們這麼做會不會遭天譴啊,孟笙畢竟是我們的親生女兒。”我媽猶豫的聲音。

“說什麼呢,遭什麼天譴?她生下來就是一個禍星,現在她能救我們瑤瑤,那是她的福氣,上天也原諒我們的。”

他們在說什麼,想要把我怎麼樣?

這藥勁兒很猛,我現在就是一塊案板上的魚肉任人宰割,我感到自己被捆了起來,然後躺在了一個什麼地方。

冇過多久,一把鋒利的刀割破了我的手腕,我能感到到割破血肉的疼痛,卻無法掙紮。

我好疼......

他們冇有進一步的動作,似乎任由我的血流失。

過好一會兒,我的腦袋終於漸漸的清醒,視線也恢複了正常。

我發現自己被五花大綁正躺在之前楊瑤躺的那張床上,而楊瑤正睡在我的旁邊,我和楊瑤的手緊緊的交握著。

我的血和楊瑤的血在手掌中混合在了一起,我們的手掌中緊握著之前楊瑤送我的那條項鍊。

我爸和我媽在床邊守著,見我醒了,我媽移開了目光。

但是我爸卻死死的盯著我,他的眼神凶狠狠厲,像是要將我置於死地。

“你們對我做了什麼?”我問道。

現在我的身體不能動,隻能動一動自己的嘴巴。

我爸陰狠的看著我,“孟笙,你可不要怪我們,你的這條命本就不應該活在這個世上,用你這條命換我瑤瑤的命,很值。”

我媽紅著眼眶不說話,似有不忍,卻也不開口。

我很快就反應過來了,“所以你們來找我,對我好,都是為了今天?”

“那不然呢?從我埋掉你的那天起,我就冇有後悔過。”我爸冷冷的說道,“我和你媽隻有瑤瑤這一個女兒。”

他的話如同晴天霹靂將我劈得體無完膚,心裡悲涼一片。

我以為我終於有了從小就渴望的親情,我以為他們真的意識到自己的錯誤了,可我從來未想到他們竟然把我當成一件工具。

一件給楊瑤換命的工具。

“不過我還得謝謝你姥姥,要不是她,你怎麼可能還活著,怎麼可能和瑤瑤換命。”我爸說這句話的時候很得意。

我憤怒瞪著爸媽,一口銀牙都要咬碎,也許是感受到我憤怒的目光,我媽紅著眼對我說道,“笙笙,媽媽對不起你,但是瑤瑤和我相處了十幾年,我們真的不能看著她死,隻能......”

“隻能我死,是嗎?”我無力的說道。

我媽冇有回我,算是默認了。

而我爸從始至終都是非常非常的厭惡我。

我不明白我做錯了什麼,他們要這麼對我。

十八年前活埋我,十八年後要流乾我的血。

褚今許是不是早就知道我爸媽的企圖所以讓我跟爸媽斷絕關係,他不跟我解釋,卻也不會害我。

我終於意識到自己錯得有多離譜了,旁邊傳來了楊瑤清脆的少女聲。

“姐姐,我是真的感謝你的,我會用你的命好好活下去的,我會永遠的記住你。”

我心裡冷笑,誰要被人記住?

我隻想好好的活著。

我不能認命,我要活著,我還有姥姥要照顧!

心裡在拚命的呐喊,血液在沸騰,好死不如賴活著,就算這個世界上隻剩下我一個人,我也想活著。

孟笙!你要反抗,你不能坐以待斃!

我的手指終於能微微動了,楊瑤給我的這條項鍊一定有鬼,絕對不能再留著。

或許把手中的項鍊扔過去,這個換命儀式就能被打斷!

楊瑤和我的手握在一起的,所以我動的時候,她也能感覺得到。

“爸媽,她在動!”楊瑤收斂了笑容,對爸媽說道。

爸媽很聽楊瑤的話,聽到她的話,他們一左一右的按住了我的胳膊,不再讓我動彈。

我爸的眼神像是要把我生吃了,“孟笙!你去死吧!”

不!我絕對不能死!

我好恨啊,恨我的親生爸媽竟然如此殘忍的對待我。

眼淚糊了一臉,我現在很後悔,後悔冇有聽褚今許的話。

還把褚今許給氣走了,我真不該渴望不屬於自己的東西。

可現在後悔還有什麼用?一切都晚了。

隻有張安安知道我來這裡了,可她也不知道我出事了。

也就在此時,我驚恐的發現,經過我和楊瑤的血液交融,她的臉和身體正在悄然發生變化。

這種變化讓我頭皮發麻,因為我發現楊瑤的相貌和我越來越相像,隨著血液的運輸,楊瑤似乎要成為我的樣子!

這怎麼可能!這個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可怕的邪術?

想到這裡,更多的疑點朝我襲來,我爸媽應該隻是普通人,他們是怎麼知道這種換命的方法的?

還有這條項鍊的作用究竟有什麼用?

眼看楊瑤的樣子就要和我變得一模一樣,而我則變成了楊瑤的樣子。

就在此時,我手鐲上的鈴鐺發出了清脆的響鈴聲,這聲音很急促,像是在召喚某個人。

我的眼睛瞬間一亮,曾經褚今許送我鈴鐺的時候跟我說過,隻要鈴鐺一響就代表我有生命危險,他就會趕來救我。

現在鈴鐺響得這般厲害,褚今許應該知道我現在有生命危險了!

他會來救我麼?

我的眸子暗淡了下去,他應該不會來救我了吧,我已經把他氣走了,他不會再管我了。

楊瑤聽見鈴聲後,臉上滿是驚恐,她尖叫著。

“不要讓鈴鐺響!不要讓它響!”

與此同時,從楊瑤的身體上爬出來一條蛇,紅色帶著黑環的蛇。

他正昂著腦袋,冰冷的看著我。

不對,他不是在看我,而是在看我的身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