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這一瞬間,那股熟悉的幽香竄進了我的鼻尖,銀鈴清脆的聲音在我身後響起。

與我手鐲上的銀鈴響聲不同,那道鈴聲讓我內心的恐懼竟慢慢變得安定起來。

我眼睛一熱鼻子一酸,我知道是誰來了。

我努力想要回頭看去,但是我身體冇有力氣,連動一下脖子都不做不到。

褚今許…他冇有不管我…

那條從楊瑤身上爬出來的紅黑蛇搖身一變,竟變成了一名穿著紅袍的男人。

我瞳孔的猛的一縮,這個男人我見過,那次就是他出現在我夢裡!

怎麼會是他!

他一雙狹長的桃花眼盯著我的身後,臉上浮現出不滿。

“你來做什麼?”他問我身後。

褚今許清冷的聲音從我身後傳了出來,“你動我的人,卻來問我來這裡做什麼?”

壓住我的爸媽聽到紅衣男人和褚今許的對話,他們同時看向了我的身後,隨後我看見他們的表情瞬間龜裂,麵上滿是恐懼。

楊瑤此時也痛苦出聲,“爸媽,仙君,千萬不要讓我姐姐跑了,我隻有這一次機會,我還不想死。”

她這話是對爸媽和紅衣男人說的,此刻儘管我爸媽已經很害怕了,但他們還是鼓足了勇氣將我緊緊的按在了床上。

我看見楊瑤的眼睛裡是對生的渴望,可我又何嘗不是呢?

“岐…月…神君…救…我…”我用儘了全部的力氣喊道。

我知道褚今許在我身後,他能聽到我的聲音的。

身後傳來褚今許清冷的聲音,“小丫頭,這就是不聽話的後果,你現在知道了?”

我的眼裡含著淚水,現在聽到褚今許喊我小丫頭,竟有種熱淚盈眶的衝動。

“我錯了。”我張著嘴,無聲的說道。

褚今許冇有回答我,而我隻感覺身體更冷了,不知道是血流多了的緣故,還是因為褚今許渾身散發出來的。

突然,一片白袍從我的眼前掠過,一股強大的力量將壓著我的爸媽給掀飛了出去。

兩人就像兩片紙人似乎的輕飄飄的飛了出去,他們狠狠的砸在了牆壁上,哇的一聲就吐出了一口鮮血。

若不是紅衣男人將楊瑤護在懷裡,楊瑤的下場也和爸媽一樣。

“褚今許,你敢動我的人!”紅衣男人的聲音變得陰毒。

褚今許高大的身影立於我的身前,將我牢牢的護在身後。

“打狗還得看主人,你動我的狗,我就動你的人。”褚今許淡淡的說道。

褚今許還是這麼毒舌,他竟把我當做他的狗。

不過我心裡並不冇有怨言,甚至還想汪汪兩聲,我此時想得特彆開,好死不如賴活著,隻要能活著,他把我當狗又有什麼關係呢。

“那你就彆怪我不客氣!”紅衣男人冷聲道。

說完紅衣男人重新變成了一條蛇,朝著我的方向就撲了過來,它張開了血盆大口,兩顆尖牙上還滴著粘液。

要是被咬上一口,直接一命嗚呼。

褚今許神色一凜,從他的身上散發出刺眼的銀光,我下意識的眯起了眼睛,他要做什麼?

等我再次睜眼時,我被麵前的景象震驚得目瞪口呆。

褚今許已不在,取而代之的一條銀色的巨蟒,蛇身上覆蓋著堅硬的銀色鱗片,在光下泛著點點的銀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