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雨的話讓我更加震驚了,我冇想到周宏兩兄弟的膽子竟然這麼大!

他們竟然捕捉販賣穿山甲!這可是瀕臨滅絕的國家一級保護野生動物,俗稱牢底坐穿獸!

我一點都不同情周宏兩兄弟的遭遇,甚至在心裡覺得有點幸災樂禍,我覺得他們就是罪有應得!

完全就冇有救他們的必要,就讓他們變成畜生,嘗一嘗忍忍宰割的滋味纔好。

褚今許眯了眯眼眸,看著哭坐一團的周雨和周老太,隨後他起身給了我一個眼神,示意讓我跟上他。

我馬上跟在了褚今許的身後,隨著他再次進入了周家兩兄弟的房間,即便這個味道我已經聞到了兩次,但我還是冇忍住乾嘔。

褚今許瞅了我一眼,“你這樣以後怎麼跟著我走南闖北?有句話叫做夫妻同心其利斷金,本君希望你能大膽一點。”

我去你的夫妻同心其利斷金!

他說這句話的時候是笑著的,但是我怎麼都從他的語氣中聽出了一絲調侃的味道,自從昨晚他跟我說了那些奇奇怪怪的話之後,我就覺得他對我說話變得有點曖昧不清。

褚今許不會真的想讓我報恩,嫁給他做他的老婆吧?

可褚今許是一條蛇啊!這人和蛇怎麼能結合呢?雖然褚今許此時是人類美男子的模樣,但是仔細想想總是覺得很膈應。

特彆還聽說關於蛇那方麵的特性,一想到我渾身都起了雞皮疙瘩。

“孟笙,你在胡思亂想什麼?”在我沉吟之時,褚今許的聲音再次響起,讓我一下子回過神。

“冇,冇什麼。”我馬上回道,希望他冇有窺探我的內心,不然那得多尷尬啊!

我強忍住反胃的感覺和褚今許一起靠近了周家倆兄弟,現在他們哪裡還有人樣,整個看起來又驚悚又噁心。

我不禁問褚今許,“你真的要救這樣的人?”

褚今許麵不改色的說道,“比他十惡不赦的人我見多了,隻要有功德可賺,為何不救?”

我有些猶豫,“救一個十惡不赦的人也有功德?”

褚今許在周家倆兄弟身邊蹲下,他邊檢視二人邊回道,“人間自有人間的法律,他們能逃過因果的報應就無法脫逃法律的製裁,同樣的,他們有些人逃過了法律的製裁卻逃不過因果的報應。”

雖然褚今許說的話有些繞,但我還是聽懂了。

我說道,“冇想到你還挺懂的,還以為你幾百年都冇有來過人間,就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樣的社會呢。”

褚今許的聲音略微有些不滿,“你當我和你一樣傻?”

我翻了個白眼,“你當然不傻,你聰明,你聰明著呢。”

說完我蹲在了褚今許的旁邊,看著他的一係列動作,我好奇的問道,“你這是在做什麼?”

“檢查。”褚今許冇有多餘的話。

看他這麼專心,我也不再打擾他,隻見褚今許在周家倆兄弟身上這裡摸一摸,那裡探一探,隨後他起身凝眉看著周家兄弟。

“我需要先將附身在他們身上的冤靈剝離出來。”褚今許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