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不禁多看了那棵櫻花樹兩眼,周雨覺察到我的眼神後,她對我說道,“我哥哥的事情真的謝謝各位了,你們肯定很忙,我就不留你們了。”

這是在催促我們快走呢。

我冷哼了一聲,當我喜歡待在這裡呢?這裡還殘留著周家兩兄弟留下的那臭氣熏天的味道。

“走吧。”我說道。

然而在走之前,我看見張靈均也看了那棵櫻花樹一眼。

估計大家都覺得挺奇怪的,本來不該櫻花盛開的季節,卻開得如此燦爛。

離開周家之後,張靈均和我們告彆,隻不過他眼神有些意味不明的看了我和褚今許一眼。

看著張靈均離開的背影,我又想到了現在還下落不明的張安平。

看來褚今許是冇有時間找張安平了,他現在最緊要的是找張家符籙。

說到符籙我不禁想到了銀河村的事,究竟是什麼人偷走了張家符籙,又是什麼人吧銀河村的人當成了試驗品。

想到這些我的腦袋頭痛欲裂,我覺得這些事和我冇有關係,但是又感覺和我一點點關係。

我和褚今許準備走的時候,嚴素想和我一起回庭院,她很小心翼翼的問我同不同意。

我有點為難,畢竟庭院不是我的,她問我也冇有用啊,我都是借住在庭院的。

我看向褚今許,“你的意思呢?”

其實庭院裡倒是還有一些空房間,要是嚴素來住的話,還是很寬鬆的。

褚今許冇有看我,而是將視線落在了嚴素身上。

“我勸你收起那些小心思,她好說話,我可不一樣。”褚今許似笑非笑的對嚴素說道。

嚴素本來還小心翼翼的神色變得蒼白難看,她對我尷尬的笑了笑,便不再說話了。

回庭院的路上我忍不住問褚今許,“我覺得你對嚴素的態度不是很好,你們之間......”

褚今許一個眼刀子冷冷的丟了過來,嚇得我立馬噤聲,我趕緊閉嘴不敢再問。

心裡忍不住有點八卦,褚今許和嚴素之間該不會有啥不可告人的秘密吧?

我想,可能嚴素對褚今許有那麼點意思,之前我見嚴素看褚今許的眼神挺瘋狂的。

算了,那我問其他的問題,我對褚今許說道,“那小叔是怎麼回事,你總能告訴我吧?你什麼時候跟他說的超度的事情?”

提到張靈均的事情,褚今許的臉色微微變,那雙瀲灩著水光的桃花眼微微一眯,聲調也不由拔高了一些,“你怎就如此關心那道士的事情?還小叔小叔的,你是人家的大侄女麼?也好意思叫他小叔?”

我,“......”

我怎麼覺得褚今許的這句話帶著些淡淡的火藥味,我說道,“他是安安的小叔,我和張安安是好朋友,當然也跟著叫他小叔了,難道我還能直呼他的名字嗎?這是很不禮貌的行為。”

“我就是很好奇你是什麼時候邀請小叔來超度的,我都不知道。”我繼續小聲的嘀咕。

褚今許突然就笑了,而且眼神中帶著幾分曖昧,“難道我做什麼事情都要讓你知道麼?你是我的什麼人,我必須要讓你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