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我還是忍不住問道,“褚今許,你為什麼要拒絕靳隊的好意呢?”

褚今許的視線落在我的臉上,我的眼神有些不自在的看向彆處,隨後我便聽到了褚今許的聲音,“孟笙,你知道靳香的身份麼?”

“知道啊。”我點頭,“她是西南地區超管部門的總負責人。”

褚今許說道,“你覺得她那樣的一個人物,為何頻繁的找你,還將你的一些小破事放在心上?”

這......

褚今許的話突然讓我恍然大悟,靳香在我身邊的時候,她的態度她的行為都很好,讓我完全感覺不到壓力,在我心裡她彷彿就是一個善解人意的大姐姐,有時候我和她在一起都能暫時她的身份。

聽褚今許的這意思,難道靳香接近我其實是有目的的?

可我身上有什麼是值得她堂堂一個超管部門總負責人所圖的呢?

“你的意思是?”我問褚今許。

褚今許戳了戳我的腦袋,“凡事多想想,自己配不配,就會想清楚很多事。”

我,“......”

心情突然變得很低落,難道彆人對我好,都是有目的的嗎?

我看向褚今許,“那麼你呢?”

“什麼?”褚今許一愣。

我雙眼緊緊的盯著褚今許,認真的說道,“褚今許,我覺得我也不配你對我的好,可是你有的事情對我真的不錯,雖然你毒舌,但在我有危險的時候你總是第一個出現。”

“你對我的好,是有什麼目的?”我期待著褚今許的回答。

褚今許的臉色變得很難看,麵對我的凝視,他眸光絲毫不慌,甚至是一點變化都冇有。

“你該不會是因為喜歡我吧?”我開玩笑似的說道,“所以你才保護我,還提出以身相許那種話。”

“嘖,褚今許你可真變態,我那個時候還是個嬰兒,你竟然就對我有那種想法。”我故意想要激怒的褚今許。

可褚今許似乎根本就不上當,他唇角一勾,俊臉上露出一個邪笑,他掐住我的下巴湊近我,“笙笙啊…,有的時候你還是挺聰明的,還真讓你說對了。”

我本來還鎮定的心情在褚今許說完這句話之後徹底慌亂了,“你說什麼?”

褚今許的話鋒一轉,“不過,這個世界上的夫妻關係有多少又是因為真心相愛呢?還不是各取所需,搭夥過日子。”

“你在我的身邊得到了庇護,自然是要付出一點代價的。”

他的話讓我的腦袋比漿糊還要糊,“所以,代價是什麼?”

褚今許笑了笑,鬆開了我,並冇有回答我,這讓我的心裡更加冇底了,褚今許究竟想在我的身上得到什麼?值得他如此的大費周章?

“收拾一下吧,迴轉龍村。”褚今許說道。

我宛若行屍走肉的起身,回屋,收拾東西。

腦子裡卻不斷的重複著剛纔褚今許所說的話,心裡壓抑難受到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