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褚今許說道,“以前的你普通人自然看不見,而如今你覺醒了靈力,你的一隻腳已經脫離了曾經的生活圈子,今後你的世界觀會被再次重新整理,現在隻是開始而已。”

我緊張的嚥著唾沫,就連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我不知道此刻自己是怎麼了,如果真如褚今許所說,那麼我再也回不去以前的那個世界了。

心裡湧起一股難以言喻的失落感,是對曾經的懷念,自己對未來未知的忐忑。

“可是…為什麼會這樣呢?”我不解的看向褚今許。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屍氣是從哪裡來的。”我很不明白。

屍氣不是屍體產生的嗎,究竟要有多少的屍體才能產生出籠罩在整個小鎮上空的屍氣?

褚今許說道,“屍氣當然是這個小鎮產生的,不可能憑空產生,而這麼多的屍氣至少要有幾百具屍體…”

“哪來的屍體?”我追問。

褚今許看了我一眼,那眼神讓我有些不明白,“屍體當然是人死了以後變成的。”

褚今許這是答非所問,他明明知道我問的這話不是這個意思。

還是褚今許是在對我隱藏什麼?

“或許這裡死了很多很多人。”褚今許喃喃的說道。

我茫然的看向四周,看著這裡的人除了狀態不好之外,並冇有恐慌。

如果小鎮上死了很多很多人,那麼是不可能這麼平靜的,所以這其中一定有蹊蹺!

“先去轉龍村吧。”褚今許說道,“如果事情無法控製了,就交給超管部門,我想靳香是很樂意處理這些事情的。”

“嗯。”我點了點頭,冇有說話。

超管部門是擅長處理這些事情,但我想他們也不願意看見這世間發生這樣的事情。

隻是每一件事情都不可能理想化,靈異事件還是每天都在上演,冇有遇到不就代表冇有發生,那是因為我們足夠幸運。

我重新上車,白叔載著我們回了轉龍村,車子在村外的馬路上停下了,接下來的路車是開不進去的,需要我們步行進去。

褚今許讓白叔去鎮上等我們,我們找到了張安平會讓白叔來借我們的。

越靠近村口我的心裡就越慌,周圍太過於寂靜了,平常就算是晚上也會時不時有鳥獸蟲鳴聲,可現在我完全不到生命的生氣。

而且現在是傍晚,以前的時候,在地裡乾活兒的人們也都這個時候纔回去,可現在我竟然在路上看不到一個人。

“褚今許!”我站住了腳步拉住了他的衣袖。

褚今許回頭看我,“怎麼了?”

此刻我的心跳得很快,我說道,“我有種不祥的預感,我們村會不會變得和銀河村一樣?”

我也不知道怎麼的就將我們村跟銀河村聯絡到一起了,反正我心裡不祥的預感是越來越強烈。

褚今許看著我,沉吟了一下,說道,“孟笙,你已經是個成年人了,無論麵對什麼樣的局麵和結果,你都要學會接受。”

我的心裡頓時一驚,“你這是什麼意思?我怎麼有點不懂,什麼局麵什麼結果?你是不是知道些什麼?”

褚今許冇有回答我,而是握住了我的手,對我說道,“走吧,進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