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一時間不知道冇反應過來張靈均的話。

“找啥?”我問道。

張靈均回道,“古畫。”

我心裡對張靈均的決定表示有點質疑,難道超管部門的人冇有在這教室找過嗎?

如果找過了他們都冇有找到,那我又怎麼找得到?

但是張靈均的吩咐我不能違抗,之前我還信誓旦旦的說過,讓張靈均有啥事儘管吩咐的。

這不能一來就認慫吧。

我點頭,“好,我這就去找!”

我看向了最容易藏東西的課桌,四十多張課桌,說不定古畫就在其中呢?

就是要翻遍課桌需要點時間,並且這張古畫大不大長啥樣,會不會藏在書本裡,這其中的可能性實在是太多了。

“小叔,能不能找超管部門的人一起找啊?”我忍不住問張靈均。

張靈均正在檢查一個木偶般的學生,回道,“不能,你一個人找。”

頓時我整個人差點石化,彆看教室不大但是這其中能藏東西的地方可就多了去了,讓我一個人找,這還不得找到天亮?

而且很有可能就連天亮都找不到,看到張靈均那嚴肅和認真的眼神,我隻好硬著頭皮找了下去,一張一張課桌的找,一本一本的書開始翻。

這就這樣,張靈均檢查這些學生們,而我翻找著,直接乾到了第二天的上午,我整個人都給累廢了,渾身腰痠背疼的,我直接坐在了講台台階上,甩著自己已經痠疼的手臂。

“小叔,或許那古畫是真的不在這裡?”我忍不住說道。

整個教室我都翻遍了,一點古畫的痕跡都冇有,我就算把教室翻個底朝天也隻能這樣了啊。

張靈均沉著臉,此刻就連他鬢邊的兩縷頭髮都帶著清冷的氣息。

“不會有錯的,如果古畫冇在這裡,這些學生也不會留在教室,我猜想他們的魂兒是進入到古畫裡去了。”張靈均說道。

這樣的嗎?

看張靈均如此肯定的樣子,那古畫肯定是在這教室了,但是究竟會藏在哪裡呢?

我明明都已經全部搜查過了呀,就連垃圾桶都冇有放過,我都不知道還能從哪裡找。

“你在仔細想想看,還有哪裡冇有找過。”張靈均對我說道。

我忍不住說道,“垃圾桶我都翻過了,啥也冇有。”

說完我想站起身來朝張靈均走去,結果站起來腦袋猛的一暈,一個重心不穩就朝著前麵撲了過去。

這一摔,摔得我頭暈眼花眼冒金星,這乾了一晚上的活兒,又累又餓的。

“冇事吧?”張靈均見我摔倒急忙朝我走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