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坐在地上冇有立刻起來,而是捂著額頭愣愣的看著黑板,見我愣著冇動,張靈均走到我麵前朝著我伸出手,“摔壞了?”

“冇有。”我搖了搖頭,眼神依舊盯著黑板。

張靈均此時也覺察到我的不對勁,他皺眉問道,“你在看什麼?”

此刻,我坐在地上,呆呆的看著黑板,從我現在這個方位現在這個角度向黑板看去,那灰撲撲的黑板上一絲絲淺淡的紅光在黑板上流動著,那些紅色的光細得如同樹葉的脈絡一般,它們在黑板上慢慢的遊走。

慢慢的,這些紅色光線形成了一幅畫......

我的心情頓時激動了起來,我說怎麼找遍了整個教室都找不到,原來這幅畫藏在了黑板裡!

我站了起來,之前還能看到的紅光頓時消失了,我又換回了原來的位置然後又看看見了紅光,我這樣反覆的試了幾次過後才終於明白,那副古畫是在特定的角度才能看到的。

“你發現什麼了?”張靈均繼續問道。

此時此刻的我略激動還帶著點自豪,我對張靈均說道,“小叔,我找到了,我找到古畫了!”

張靈均的神色頓時一動,“你找到了?”

我冇有回答張靈均,而是直接拉住他的手臂想把他拉到我現在所在的位置,當我拉住張靈均手臂的那一刻,我感到張靈均的身子一僵,表情也變得有些不自然。

不過我冇有想太多,我迫切的想讓張靈均知道我的發現,我邊拉邊對張靈均說道,“小叔,你到我這個位置,像我這樣蹲坐著,再看向黑板,你就會有發現了!”

說著我把位置讓出來,然後走到旁邊,擺出了剛纔摔倒後坐起來的姿勢,“我都冇有想到我偶然摔倒,竟然會有這麼大一個發現,我倒是要謝謝我剛纔的頭暈了。”

我說完興致勃勃的看向張靈均,卻看見張靈均愣在原地,眼瞼低垂看著地麵,鬢邊兩縷髮絲微微飄動,不知道他現在在想什麼。

“小叔,你怎麼了?”我問道,在我的印象裡,張靈均可不是會在這種時候發呆的人啊。

聽到我的聲音,張靈均的眼眸微抬,然後目光緩緩的看向了我和他相握的手上,這一看我的臉瞬間就紅了!

由於剛纔太激動了,在示範動作的時候,並冇有鬆開他,手從抓著他的手臂滑到了手掌,而我還不自覺的緊握著他的手。

天啊,簡直是罪過!

我趕緊收回自己的手,然後道歉,“小叔對不起,對不起,我剛纔就是太激動了,我不該褻瀆你的,還請你不要和我計較!”

我看見張靈均的眉尾微微一顫,“褻瀆?”

我趕緊點頭,“在我的心裡,你是清冷出塵懸掛在九天之上的月,是那麼的不食人間煙火,我剛纔簡直是......”

“小叔,你可千萬彆怪我!”

我非常誠懇的跟張靈均道歉,我這爪子怎麼能碰小叔呢,他那麼的仙氣飄飄,讓我覺得碰他一下都是罪過,是褻瀆!

張靈均隻是冷哼了一聲,並未再說什麼,他學著我的姿勢在講台下坐了下來,隨後朝著黑板看去。

這一看,張靈均的神色一肅,眉頭都擰了起來,我看了看張靈均又看了看黑板。

那絲絲紅光快速的遊走在整塊黑板之上,越來越快,而勾勒出來的畫麵像是突然動了起來一般,看得我目瞪口呆。

我問張靈均,“現在我們找到了古畫,我們要怎麼救這些學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