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見褚今許一手摟著我,另外一隻手拎著蔡立軍,而在我們身後的不遠處一團銀光包裹著一個黑色人影,正是我之前見過穿著校服的女生,這肯定就是成秀了。

蔡立軍也在此刻清醒了過來,當他看見自己的麵前是萬丈懸崖是,他差點整個身子都繃直了,一動也不敢動。

褚今許抖了抖手,將蔡立軍扔回了懸崖後麵的空地上,蔡立軍這才後怕的渾身顫抖起來。

但即便他現在心驚膽戰,在看到成秀的鬼魂時,他還是露出了複雜的神色,他從地上站了起來,走到了成秀的麵前。

成秀現在被銀光給包裹著,她無法掙脫銀光,銀光中的她一身藍白色的校服被鮮血給染透,脖子上有一道非常猙獰的傷口,鮮血正是從這傷口中潺潺流出。

蔡立軍紅著眼睛看著成秀,“我很不明白,明明我幫了你,你為什麼要害我?”

成秀歪著腦袋看著蔡立軍,慘白的臉上露出了一抹天真的笑容,“老師,我冇有要害你啊。”

“冇有?”蔡立軍說道,“如果剛纔不是褚先生,我已經掉進懸崖裡死了,你竟然說你不是要害我?”

成秀說道,“老師,我真的不是要害你,這個世界上隻有你對我好,我怎麼會害你呢,我隻是......”

說著成秀露出了一個天真無邪的笑容,“所以,我纔想要老師一直陪著我啊。”

她的這話讓蔡立軍讓我都是一愣,她用如此天真無邪的聲音,說出如此令人毛骨悚然的話來。

“難道你不知道你這樣做會害死你老師麼?!”我從褚今許懷來蹦出來,走到蔡立軍身邊,看著麵前這個滿麵無辜的女孩子。

她的故事的確是很悲慘,可是她最不應該的就是想害死蔡立軍,好在她並冇有得逞,一旦她害死了人,她就會成為惡靈,成為惡靈後她的手上就沾染著罪孽,將會得到懲罰!

褚今許看著銀光中的成秀,眸光冰冷,卻什麼話都冇有說。

成秀看蔡立軍的目光溫柔純粹,聽完我說的話,她的臉色微微一變,“可是那個人說,老師不會死的,那人說人是有三魂七魄的,我隻想要老師三魂中的一魂來陪著我就行了,我真的冇想要害死老師。”

我和褚今許相互對視了一眼,都從成秀的話中聽出了端倪。

“那個人?”我忙問道,“那個人是誰?”

成秀搖了搖頭,“我不認識他,但是他能看見我,他說我可以抽走人的一魂,被抽走一魂的人不會死,隻是會變得有些不一樣,所以我纔會動了這個心思的,我真的不是想要害死老師的。”

褚今許冷冷的看著成秀,“是麼?那你知道被抽走一魂後人的會變成什麼樣嗎?”

成秀茫然的搖了搖頭,“我不知道…但那人說反正不會死......”

褚今許冷笑一聲,“對,的確不會死,但是會變成智障,你願意看著你的老師變成一個成天流著哈喇子的智障?”

蔡立軍看了一眼褚今許,表情有點窘迫,但是他不敢有任何意見,我看見他一直在歎氣。

見我看向他,蔡立軍才說道,“原來她是因為我對她好,所以她纔會想要帶上我,她隻是不知道這其中的後果罷了,成秀她是個好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