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褚今許將訛獸遞給我,“幫我照顧好,我要出去一趟,在我回來之前這期間你就待在庭院,不要到處亂跑。”

我愣愣的點頭,這個時候我絕對不能添亂,我並不著急去找張安安和南鶴。

就如我之前所想,她們抓走張安安和南鶴絕對不是為了殺掉他們,那麼我就等著她們自動送上門來。

我去燒了熱水,用熱毛巾將訛獸身上的血跡擦去,褚今許給他療傷過後,他身上的傷口已經好得差不多了,隻是皮毛上還染著血跡。

給他擦掉血跡後,又給他擦乾了毛,訛獸此時正舒舒服服的窩在我的懷裡。

看著閉著眼睛的蠢兔子,我輕輕的歎口氣,這傢夥平時賤兮兮的,不說話也不動的時候還真是又萌又可愛。

我坐在院子裡抱著訛獸發呆,直到訛獸的腿蹬在了我的胸口。

我低頭看向訛獸,訛獸抬起一雙無辜的眼睛看著我,“笙笙……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我默了默,訛獸都已經這麼慘了,我難道還能怪他踹著我的胸了嗎?

我又不是那麼小氣的人。

我抱著訛獸翻了個麵,讓他四腳朝天露出了肚皮,我擼了一把他那毛茸茸的肚子。

“笙笙,你乾嘛呀?”訛獸的聲音中充滿了害羞。

我盯著訛獸的肚子看了一圈,然後問道,“兔砸,你絕育冇有?”

訛獸突然抖了一下,“笙笙,你這麼問是啥意思?”

我一本正經對訛獸說道,“小動物都是要絕育的,我尋思著可以帶你去絕育,免得你出去禍害無辜的兔兔。”

說著,我忍不住彈了彈他。

我可冇有把訛獸當成一個雄性,而是當成一隻小兔兔。

聽到我的話,訛獸整個身子抖得跟篩糠似的,他想努力的翻身,但是受傷的他此刻很是虛弱,根本就翻不過去。

“我還可以叫寵物醫生上門服務哦,畢竟我現在有錢啦。”我對訛獸說道。

我本意就是想嚇嚇他,誰讓他踹著我的胸了。

結果這傢夥直接用爪子捂著自己的耳朵,“不聽不聽,王八唸經,我又不是普通的兔兔,我纔不要絕育!笙笙,你這個壞女人!”

“那可就由不得你了。”我笑眯眯的說道,“你現在冇有反抗的能力。”

訛獸繼續捂著自己的耳朵,“如果你不趁兔兔之危,我可以給你一件寶貝!”

“寶貝?”我嫌棄的看著它,“你能有什麼寶貝?你想騙我?”

訛獸扭頭看向我,一雙被揍腫了眼睛可憐兮兮卻又搞笑的看著我,“真的,雖然我愛騙人,但是現在事關我未來的幸福,我怎麼敢騙你!”

我單手摸著下巴,饒有興趣的看著訛獸,“那你說說,你有什麼寶貝?”

要是訛獸真有什麼寶貝的話,那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