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靈均的話讓褚今許都不禁皺起了眉頭。

我問道,“小叔,你為什麼會有這樣的猜測?”

張靈均搖了搖頭,我聽見他重重的歎氣,“那是一種說不清楚的直覺,我很小的時候除了師傅就是三師叔對我最好了,他會教我一些稀奇古怪的法術。”

“而他也很喜歡研究那些法術,特彆是禁術,而張家符籙中的陰籙中記載的全是禁術,這對我三師叔來說有著致命的吸引力。”

“這些年來我一直以為他不在了,冇想到在過去了幾十年後,他竟然會再次出現。”張靈均說著喝了一口茶,神色在這時也變得有些飄忽不定。

我很疑惑,“可是他為什麼再次出現的時候會找你?”

張靈均輕笑了一聲,淡淡的說道,“或許是因為張家符籙吧,你猜為什麼那東西叫做張家符籙?”

張靈均這話讓我不禁有點尷尬,之前我冇有深度想過,既然那東西叫張家符籙,那肯定就是張家的東西了。

我本來還想再問的,但是被褚今許用眼神製止了,我隻好乖乖的閉上了嘴巴。

我估計現在張靈均的心情很複雜,而且關於張家符籙是他們張家的事,我問太多的話好像也不太好。

張靈均對我說道,“關於剛纔那惡靈的事情我會單獨和超管部門說明的,你不用擔心。”

“時間也不早了,你們是回去還是這裡留宿。”張靈均問道。

褚今許率先起身,“我和笙笙就不叨擾你了,你估計還有很多事要做,我們先走了。”

說著褚今許給我試了個顏色,我連忙站起身來,這種時候的確不應該再留在這裡打擾他的。

“小叔,再見。”我非常有禮貌的說道。

張靈均回以我一個淡淡的笑容,然後我便被褚今許拽著離開了。

從張靈均家裡出來,天色都已經微微亮,冇想到我們都已經忙了一個晚上了。

我和褚今許走在清冷的大街上,有一些早餐店已經開門了,我的肚子也在這個時候很配合的響了起來。

“褚今許,我們吃點東西再回去吧。”我說道。

我看見旁邊就有一家剛開門的包子鋪,老闆揭開蒸籠,瞬間熱氣騰騰的香味就出來了。

也不管褚今許同不同意,我趕緊停下買了十個大肉包子和兩袋豆漿。

“吃嗎?”我把包子遞到褚今許的麵前。

褚今許滿臉的嫌棄我,看著我手中的包子皺眉,“不吃。”

我表示無所謂,“不吃就算啦,反正我都能吃完。”

褚今許的眉頭皺得更深了,“孟笙,你是豬投胎的吧,你吃得完?”

我覺得褚今許這話說得有些偏見,我怎麼就吃不完了?

自從覺醒了靈力之後,無論是我的體力還是精神都有著極大的消耗,這十個大肉包子對我來說,完全就是簡簡單單,輕輕鬆鬆。

我邊吃邊看向褚今許,覺察到我的目光,褚今許忍不住了。

“你有什麼話就直接說,我快被你看得渾身起雞皮疙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