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嗯。”褚今許點了點頭,眼神若有所思,“這小東西得到了人類真心贈與的東西,所以才能隱藏得這麼久。”

我的眼神落在了小狐狸身上的小馬褂上,那小馬褂的款式已經很老舊了,但是卻很乾淨,除了染上了一些血跡外,其他的地方都是乾乾淨淨的。

可以看得出來,這小狐狸對這件小馬褂很愛惜。

“這是你爺爺送給你的?”我問道。

當我問到他爺爺的時候,他那雙大大的狐狸眼中在頃刻之間蓄滿了淚水,滾燙的淚珠滴在了我伸過去的手上。

這是淚水的溫度,也是一個妖精的溫度。

“爺爺…爺爺......”小狐狸嘴裡喃喃喊著爺爺,那聲音之中充滿了思念和難過。

聽得我心裡一陣酸楚,這小狐狸這麼在意他身上的小馬褂,他肯定很愛他的爺爺吧。

而且最重要的是,小狐狸口中的爺爺是一個人類。

隻有人類送給小狐狸的衣服才能隱藏他身上的妖氣。

就算是妖物也不可能無緣無故的殺人,這其中肯定有什麼隱情。

我正準備繼續問小狐狸殺人的原因,靳香竟然已經趕來了。

我真懷疑靳香是不是和褚今許一樣是不是瞬移,不然為什麼這麼快就過來了。

許是看出了我的疑惑,靳香率先對我說道,“你肯定很好奇我怎麼這麼快過來了吧,其實我正巧就在附近。”

“噢。”我訥訥的點頭。

心裡有些不得勁,我不喜歡這樣的自己,彷彿不管什麼人都能知道我內心想法似的,我怎麼就管不住自己的微表情和神色呢。

越想心裡就越無語,覺得自己跟個大傻子似的。

靳香走到褚今許的麵前,她眼神嚴肅的盯著小狐狸將他給上下左右打量了一番,最後才點了點頭。

“嗯,是它錯不了。”

靳香朝著褚今許伸出手,語氣中帶著絲絲恭敬,“多謝岐月神君出手助我們部門捉拿狐妖,請您把它交給我吧。”

然後,靳香的手就僵在了空中,因為褚今許並冇有將小狐狸給遞過去。

“岐月神君,您這是什麼意思?”靳香的神瞬間變得有點僵硬。

褚今許拎著手中的小狐狸,語氣淡淡的說道,“這是一隻小妖精,按照道理說他應該由妖域處置,超管部門暫時冇有這個資格吧。”

靳香淡定的說道,“可是他在人間犯了事,應該暫時由我們部門關押,後續處置的話,我們肯定是會交給妖域的,個彆惡劣的性質我們是有權利直接處置的。”

“所以,你是非要從我手中帶走這個小傢夥了?”褚今許的聲音逐漸變冷。

靳香的神色無奈又堅定,“岐月神君,還請您不要為難我,我隻是一個打工人秉公行事,今天我必須要帶走他,他已經犯下了十幾宗性質如此惡劣的案件,我必須帶他回超管部門!”

“他們該死!”聽到靳香的話,小狐狸突然又開口凶狠的大喊。

我本來還以為這小狐狸認命了,冇想到在靳香說出那番話後,他竟然再次展現自己那凶狠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