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褚今許,你擼我手串乾嘛?”我驚聲問道。

他如果要讓我把手串取下來,他直接跟我說就好了,為什麼要這麼暴力對待我?

最讓我震驚的是,這手串就跟焊死了似的,無論褚今許多麼用勁都無法將手串取下來,就跟之前我和張靈均的手黏在一起的時候一模一樣!

“怎麼取不下來了?”我震驚。

我現在顧不上責備褚今許的粗魯,也跟著褚今許一起取手串,然而無論如何都不能取下來,弄得我和褚今許都是滿頭大汗。

褚今許放開我的手,對我不住的冷笑,“行啊,孟笙,連鎖心珠這樣的東西都能弄到手,我還真是小看你了。”

“褚今許!”我喊道,“你能不能正常點說話,不要陰陽怪氣的,你直接告訴我鎖心珠的事你會死嗎?”

張靈均應該不會害我,可是這手串的確奇怪,怎麼就跟焊在我手腕上了一樣!

“你知道什麼是噬情咒麼?”褚今許鬆開我,冇再壓製著我。

我馬上從床上坐了起來,追問道,“不知道,你能詳細告訴我麼?”

褚今許斜睨著手串,繼續說道,“噬情咒目的是斷情絕愛,中了噬情咒的人,每三個月發作一次,發作的時候生不如死,同時他們身上會散發出令人著迷的香氣,隻有他們命中註定之人才能聞到那股香氣。”

“而鎖心珠是伴隨著噬情咒而生,也是唯一的解咒方法,隻要將鎖心珠戴到命定之人手中,並且被真心接受,那麼噬情咒就能解開。”

“所以。”褚今許緊緊的盯著我的眼睛,問道,“孟笙,你是誰的命定之人?”

褚今許的話讓我整個人都懵了,我呆呆的看著手腕上的鎖心珠,一時間震驚得連話都說不出來。

我是張靈均的命定之人?

“孟笙,告訴我!”褚今許的雙眸赤紅,盯著我的眼神恨不得將我吃了。

我麻溜的從床上起來,趕緊離褚今許遠一點,我怕被他再次按在床上,褚今許指定是有什麼毛病的,不然為什麼總喜歡把人按在床上?

我討厭這時候的褚今許!

我朝著褚今許平靜的說道,“反正是誰的命定之人,都不會是你的命定之人,你管這麼多做什麼,你又不喜歡我,你隻是喜歡我的......”身體兩個字我還是冇能說出口。

說完,我趕緊從褚今許的房間裡跑出,他跟著追了出來。

整個庭院都是褚今許的,我無處可逃。

我不想把張靈均的事情告訴他,我覺得這其中肯定有什麼誤會,我怎麼可能是張靈均的命定之人呢。

不,不是的。

我和張靈均不過是一個巧合罷了。

越想越不對勁,今天張靈均的屋子裡有很濃烈的香氣,很明顯就是噬情咒發作了。

對於我說聞到香氣的事,張靈均也很驚訝。

可是,他噬情咒發作為什麼偏偏找到了我去幫他?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這個巧合堪稱奇蹟。

在我思緒間,褚今許已經來到我的身後,他最終還是冇有忍住讀了我的心。

有了靈力後,我能感到彆人的靈識進入到我的腦海中。

我拚命想將這一絲靈識從腦海裡趕出去,可我靈力還不夠強大,我還做不到。

“嗬,好一個張靈均。”褚今許冷哼聲在我的身後響起。

我冇有震驚也冇有驚訝,我知道的,褚今許他早晚會知道。

“孟笙。”褚今許的身影朝著我一步步的靠近,白色的繡著金邊的長袍無風自動舞,讓人心神亂顫。

是被他的風姿給震驚的,也是被他滿臉冷色給嚇的。

我很是無奈,看著已經走到麵前的褚今許,我欲哭無淚,“我有一個問題,如果這事是真的,你會允許我和張靈均談戀愛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