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因為我和張靈均都有超管部門的提供的各種工作證件,所以對於各種場所我們都是暢通無阻的。

富櫻彆墅區的物業雖然比較難搞,但還是進去了。

在8號獨棟彆墅前,我和張靈均停住了腳步,這裡就是牛小旺現在所住的地方了。

張靈均上前去按響了門鈴,門鈴響過後很久彆墅的大門纔打開,一個差不多四十多歲,打扮得素樸的女人出現在我們的麵前。

女人看著我們,禮貌的問道,“請問你們是?”

我直接說道,“我們找牛小旺,我們是他的朋友。”

“找牛小旺?”女人疑惑的說道,“可是我們家主人不姓牛,更不叫牛小旺啊,你們是找錯人了吧。”

我和張靈均相互對視了一眼,靳香給的資料應該是不會有錯的,富櫻區8號獨棟彆墅,就是這樣冇錯的呀。

想了想我又問道,“那請問一下,這家主人叫什麼名字?”

“我家主人叫任景。”女人回道。

任景這個名字和牛小旺的名字八竿子都打不著。

“會不會牛小旺改名了?”我轉頭小聲的問張靈均。

張靈均的神色沉了沉,說道,“其實也不是冇有這個可能,超管部門的訊息一般不會有錯。”

“阿姨,那我們想見見你家主人。”我想了想,對門內的女人說道。

女人的脾氣還是不錯的,聽到我們這麼說,她有些抱歉的對我們笑了笑,說道,“不好意思啊兩位,我們家主人不見陌生人的,你們請回吧。”

“我們認識他的。”情急之下,我忍不住說道。

女人看我和張靈均的眼神更加狐疑了,她說道,“這不可能吧,你們要找的人是牛小旺,可我們家主人叫任景,你們不可能認識的。”

然而就在這時,一道高瘦的身影突然從裡麵走了出來,邊走邊說道,“鳳姨,我要出去一趟,在我回來前,希望你把屋子打掃完。”

叫做鳳姨的女人一聽,立刻回道,“好的,我會在您回來前打掃完的,您放心吧。”

看到這道身影後,我的眼睛瞬間瞪大。

我對這道身影和相貌都還算比較熟悉,畢竟我們在大半年前是見過的。

那時候牛小旺還是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年,現在看起來最多十八歲不能再多了。

可是,現在的牛小旺很明顯看起來比較老成,雖然外表還是十幾歲的模樣,但他的神色看起來卻很成熟。

“牛小旺!”我朝著他大喊一聲。

牛小旺聽到我的聲音後,他也看向了我和張靈均。

“你們找誰?這裡冇有叫牛小旺的人,我叫任景。”牛小旺皺眉說道。

神特麼任景!

這相貌,這聲音,明明就是牛小旺!

可是牛小旺現在卻稱呼自己為任景!

“你是牛小旺,你不是任景!”我肯定的說道。

這個世界上,不可能有和我一樣狀況的人,不可能會有其他的分、身!

“鳳姨,這兩人是什麼人?怎麼叫我牛小旺?牛小旺是誰?”牛小旺的神色間有些不耐,“直接報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