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褚今許眼神輕飄飄的看向訛獸,冷聲道,“我發現你最近的話越來越多了,如果你的舌頭不想要,可以捐出來。”

訛獸聽到褚今許的話之後,整個兔兔都是驚恐狀態,它伸出爪子捂住自己的嘴巴,瘋狂的搖著自己的腦袋,“老褚,不要啊!那我不說行了嘛!”

訛獸這委屈巴巴的模樣和褚今許威脅它的樣子,他們很明顯就是在隱瞞著什麼。

況且從他們的對話中,我甚至覺得他們簡直就是在欲蓋彌彰。

“快吃,哪裡來那麼多廢話。”褚今許麵色有些不自然的催促我。

褚今許和訛獸都眼睜睜的看著我,似乎在期待著我吃下這百獸血糯糕,他們這樣的眼神讓我有些不敢吃了。

我狐疑的問道,“這裡麵不會有毒吧?”

褚今許,“......”

訛獸此刻對我頗有一種恨鐵不成鋼的感覺,“笙笙,你腦袋是不是秀逗了?如果這裡麵有毒,老褚想要害你,那麼當初他乾嘛還豁出去了性命救你啊?他是不是腦子有問題?”

“你不吃我吃了啊!”訛獸早已經盯著百獸血糯糕雙眼放光了。

“你想得美!”我冷哼了一聲,趕緊拿起筷子當著訛獸的麵把這塊血糯糕塞進了嘴裡。

這塊血糯糕竟然入口即化,我想嚼兩下卻發現嘴裡已經空空的了,隻殘留著一股淡淡清甜的血腥味。

這股血腥味並不噁心,甚至讓我無比的回味。

同期我感到身體也很放鬆,彷彿是神清氣爽,舒服極了。

就是覺得這一小塊實在是太不過癮了,不過這血糯糕太過於珍貴,一塊足矣,不能太過於貪心呀!

“怎麼樣?”褚今許盯著我,滿眼期待的看著我。

我隻好實話實話了,“吃下肚裡很舒服,感覺整個身體都輕鬆了,就是一吃進口中就化掉了,冇嚐出啥味,不過我很喜歡。”

想到這是褚今許精心準備的,我就笑彎了眼睛。

除了這血糯糕外,桌子上還有很多精美的菜。

這時,之前領著我們進來的兩個漂亮小姐姐一人端著一個銀盤從院子外走了進來。

小姐姐們異口同聲的說道,“岐月神君,這是我們家爺贈送給您的兩道菜。”

“這是百年好合。”

“這是早生貴子。”

兩人同時揭開了銀盤上的蓋子,兩道稀奇古怪的菜出現在了我的麵前。

百年好合是一對紅色的魚,而早生貴子則是一個被雕成娃娃狀的…蘿蔔?

“請慢用。”放下東西後,兩個小姐姐就離開了。

我愣愣的看向了褚今許,隻見他的臉上也有些發懵,隻有訛獸捂住嘴巴笑了起來。

“你冇事吧?”我有些擔心褚今許。

他這懵懵的樣子,竟然有點可愛。

不過一想到這兩個菜的名字,我就覺得奇怪,我忍不住褚今許,“話說…今天好像是我的生日,而不是結婚吧。”

就衝著這菜的名字,它們也不應該出現在這裡啊!

來一道長命百歲都比這什麼早生貴子強吧。

“趕緊吃飯,話這麼多。”褚今許的語氣中有些不自在。

“知道啦。”我迴應了一聲,這可是褚今許精心給我準備的,那我必須的好好品嚐。

吃不完的就打包帶走吧,可不能浪費食物。

由於元神狀態的褚今許不能吃東西,全程就看著我吃,訛獸在一旁看得口水都要滴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