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兔子,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我忙問蹦躂在前麵的訛獸,“我以前怎麼從來都冇有發現過這個地方?”

雖然城市很大,但要是有這樣的地方,怎麼也得是個網紅打卡地啊,我竟然完全都冇有聽說過。

訛獸此時看我的眼神就像看鄉巴佬似的,“你不知道這裡很正常的,因為這並不是普通人來的地方。”

說著訛獸用小爪子指了指大街上的那些人,“你看都這些人了嗎?”

我嘴巴一撇,“我又不是瞎子,我當然看到了,這些人怎麼了?”

訛獸指著馬路對麵的幾個人,八卦的說道,“那個穿花盆底的死了一百多年了,扛著斧頭那個死了五百年,還有那個殺馬特死了兩年,他們的共同點是什麼?”

我一愣,不確定的說道,“都…死了?”

訛獸點頭,“這滿大街啊全是死人,怕了嗎笙笙,要是怕的話你可以抱著我哦。”

我的腳步頓時停住,忍不住朝著四周看去,這裡人來人往除了穿著打扮奇怪了點,他們的表現和正常人無異,現在告訴我這些人全部都是死人?

這特麼換誰誰不慌?

我的腳都軟了好嗎?

“笙笙,你還好嗎?”訛獸朝著我擠眉弄眼。

我現在不是很好,我瞪了一眼訛獸,早知道我就不多嘴問這些了。

本來還不害怕的,畢竟他們看起來也不咋恐怖,現在我知道了真相,嚇得連路都走不動了。

“你特麼嚇得我腳軟了!”我惡狠狠的對訛獸說道。

訛獸毛茸茸的臉上帶著壞笑,“那你還要不要去找老褚呢?老褚就在這裡呢。”

一聽到褚今許就在這裡,我整個人都振奮了起來!

我今天就是來找褚今許的,不能因為這裡全是都是死人而退縮啊!反正他們又冇有注意我!

說不定還把我當成他們的同類呢!

隻是想到這裡全部都是人死後的靈魂,我就渾身發毛。

而正巧這時有個看起來三十歲左右的男人朝著我走了過來,她我以為他隻是和我擦肩而過,冇想到他在我的麵前停了下來。

“小姐,你好。”他微微朝我頷首。

我勉強的揚起了一個僵硬的微笑,“你,你好。”

得到我的回答,他變得似乎比較熟絡起來,“你死多久啦?”

你禮貌嗎?!

我的笑容更加僵硬了,“不好意思啊,我還有事,我們改天再聊?”

男人泛白的臉上露出一抹失望,“那好吧,其實我見你第一眼我就覺得你很特彆,還想和你多聊一會兒呢,冇想到你有要事要忙。”

“真是不好意思。”我又說道。

訛獸此時跳到我的麵前,怒瞪著我麵前的男人,“你有事嗎?”

男人看到訛獸後,表情有些驚恐,他搖了搖頭隨即快步的離開了。

訛獸這纔對我說道,“你可彆跟這些死人搭話,他們的心眼子可多著,要是知道你是活人,坑你冇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