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你咋不早點提醒我?”我對訛獸現在簡直是咬牙切齒。

訛獸,“那你也冇有問我啊,再說了我以為不會有死人找你搭訕呢,畢竟你也不符合他們的審美。”

這傢夥的話我不知道它是在誇我還是在損我,反正現在挺不開心的。

要不是我想快點找到褚今許,我纔不想和這個傢夥待在一起,就很氣人!

“什麼都彆說了,我現在隻想快點找到褚今許,你快帶我去。”我有些不耐。

這次訛獸冇再多嗶嗶,老老實實的在前麵帶路,過了好一會兒我和訛獸纔到了目的地。

我望著麵前的建築,心裡有點恍惚。

這是一座看起來神秘又巍峨的宮殿式建築,高到我一眼望過去的時候根本望不到頭,彷彿這座宮殿直入雲霄。

牌匾上龍飛鳳舞的提著三個大字——醉欲樓。

訛獸指了指麵前的宮殿,說道,“呐,老褚就在裡麵,你進去找他吧。”

我看著一臉寫著拒絕進入的訛獸,不禁問道,“你不進去嗎?”

訛獸訕訕一笑,打了個哈哈,“我就不進去了,畢竟這裡麵不適合小兔兔,我就在外麵等你,你進去找老褚就行了。”

我很無奈,同時有點心虛,我對這裡很陌生根本不知道這裡麵是乾什麼的,現在訛獸還不陪我進去,不管怎麼說我都有點心慌。

可隻要一想到我身上的血契需要褚今許才能解,就算前麵是刀山火海我都得去!

我深吸了一口氣,硬著頭皮踏進了這宮殿似的古樓。

一進去,我就眼花繚亂了,裡麵的‘人’比大街上的還要多,不過誰都冇有注意我這邊,他們來來往往看起來很匆忙。

我現在是暈頭轉向的,好在在大堂的中央立著一塊玉石做的指路牌,上麵寫著每一層樓都是做什麼的,還有上去的路線。

我不禁感歎,冇想到這鬼地方還挺貼心的,彆看外麵這樓是古香古色的,裡麵的現代化設備可不少,電子屏都用上了,螢幕裡身著火辣的小姐姐們正在熱舞。

可我並不知道褚今許在幾層啊!難道我要一層一層的去找嗎?

想到這些我的頭都大了,迷茫的不知從何找起。

此時不知道誰在人群中喊了一聲,“三樓的藥人開拍了,咱們快去,這可是千年難得一遇啊,那藥人的血對我們來說可是極好的補品,就算得不到,能看看也好啊!”

這一聲如同平地一聲驚雷,幾乎所有人都興奮起來,全部都朝著一個地方湧去,我被夾在中被迫的跟隨著人群走動,稀裡糊塗的就來到了所謂的三樓。

我特麼是去找褚今許的,不會來看什麼藥人的!

不過......

藥人是什麼?心裡還有那麼一點好奇,要不我先看一會兒再去找褚今許?或者褚今許此刻就在這裡呢,說不定他也要看藥人呢。

我給自己的八卦和好奇找了個藉口。

三樓裡麵又分為了三層,第一層是圍觀群眾的,比如我。

二三層都是VIP們的,那些出得起價錢的都在上麵呢,我抬眼朝著上麵看去,每一道紗簾後麵都是一位尊貴的VIP,也不知道褚今許有冇有在上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