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況且......”褚今許的話鋒一轉,“那個郎寬在山穀時想殺你,我就定不會讓他好過。”

我有點不好意思的低頭,褚今許很護犢子的,所以可千萬不要惹到我。

想到褚今許如今又有肉身了,我心裡又泛起了激動,雙手有點不安分起來,我伸手在褚今許的身上胡亂摸著,這裡捏捏那裡碰碰,想看看這肉身和以前的肉身有什麼不一樣。

正當我想把手伸進褚今許的衣服時,手卻被褚今許一把抓住。

“你做什麼?”褚今許的聲音突然低沉。

我誠實的回道,“我就是想看看你的身體和以前比起來有冇有什麼不一樣的,我總覺得你看起來好像比以前更加結實了。”

褚今許的喉頭滾動了一下,聲音更為低沉,他的眼神中含著警告,“孟笙,我覺得這樣看不過癮,不如我們回房裡看,你想怎麼看都可以。”

他這話的帶的隱藏含義我怎麼會不知道,我的臉頓時紅得跟雞血似的,一扭頭還看見先啟正伸長了脖子看著我們這邊,一臉八卦的表情。

完了,我的形象全毀了,剛纔我摸褚今許的時候,先啟肯定都看到了。

“嘿,笙笙。”一道賤賤的聲音在我腳邊響起。

低頭一看竟是訛獸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了,它此時是一隻兔子的模樣,正雙腿直立的站著,兩隻爪子叉在腰上,正盯著我和褚今許。

訛獸說道,“我已經等很久了,你們到底什麼時候能大戰三百回合啊,每一次老褚都以失敗告終,我真的很著急!”

訛獸它在著急什麼?這跟訛獸有什麼關係?

然而褚今許卻幽幽的看了一眼訛獸,然後才說道,“但凡你懂點事,我也不會等這麼久。”

我,“?”

我奇怪的看著褚今許和訛獸之間的眼神交流,我覺得他們之間好像是有什麼見不得人的秘密在瞞著我。

我的手還在褚今許的手中握著,我趕緊抽回自己的手,現在的氣氛有點尷尬,為了打破這個尷尬,我轉移了話題。

“那個,褚今許,你有假髮嗎?”

問出這個問題後,我看見褚今許的唇角抽了抽,而此刻我真想抽自己一個大嘴巴子,我問的這是什麼問題?褚今許又不禿頭,怎麼可能會有假髮?

“你當我冇問。”我趕緊說道。

真是想到我現在是個光頭,我心裡就感到很沮喪,這樣子我乾脆去出家算了。

此時林桃桃從屋裡出來了,打破了我和褚今許之間的尷尬。

“孟笙姐。”林桃桃朝著我喊了一聲。

我點了點頭,然後問道,“從剛纔到現在你應該冇有忘記一些事情吧?”

林桃桃搖了搖頭,“冇有,我下來是找先羅的,他去哪裡了?”

看來她是想和先羅單獨聊聊吧,我回道,“他去找給你下網友蠱的人了,隻要找到那個人,你這毛病就能解了。”

林桃桃點了點頭,然後坐在了院子裡發呆,眼神一直看著院子外的方向。

我想林桃桃應該是在等先羅回來吧,也不知道先羅和郎寬比起來誰比較厲害,萬一先羅被反殺了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