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孟笙姑娘,你不要把我剛纔所說的事情告訴我阿弟,好嗎?”先啟說道,“這件事在我心裡壓了十幾年了,我不想讓阿弟知道,也不想因為他而自責。”

我奇怪的看著先啟,先羅有什麼好自責的,要自責的話也是你先啟自責吧?

不過這是彆人家的事情,我自然不會乾涉,但是有一個問題我倒是挺想知道的。

我問先啟,“先啟,既然你知道郎寬把你認成了先羅,那你為什麼不跟他郎寬解釋呢,解釋你不是先羅。”

嫌棄低垂著腦袋,隻聽見他苦笑了一聲,輕聲的說道,“或許那個時候,我是在嫉妒郎寬和阿弟之間的友情吧。”

“現在我已經知道錯了,可從前的日子卻再也回不去了。”

說完,先啟拖著腳步進屋去了,隻是他的身影看起來有些搖晃,我估計他現在的內心也很澎湃洶湧吧。

有的事啊,一時的錯誤需要用一輩子來買單。

院子裡又剩下我和褚今許了,我看著褚今許問道,“我倒是不知道你竟然會喜歡聽故事。”

“嗯,我喜歡聽各式各樣的故事,就像你們人類所說的,八卦。”褚今許回道。

我瞅了一眼褚今許,故意說道,“那我可不知道你竟然會這麼八卦,你可是個男人誒。”

褚今許反問,“誰規定男人就不可以八卦了?”

這問題倒是問得無言以對,對啊,誰都冇有規定男人不可以八卦。

“我去看看桃桃。”

我哼唧了一聲,然後去看林桃桃了,我推門而入的聲音驚醒了林桃桃,她一下子就從床上坐了起來。

看到是我之後,林桃桃哭著撲進了我的懷裡,我趕緊把她給接住抱了個滿懷。

“孟笙姐,那個長著人頭的蟲子還在嗎?他好可怕好噁心啊!”林桃桃抱著我,眼淚瞬間都流了出來。

“你記得?”我有些驚訝。

林桃桃驚恐的點頭,“我肯定記得呀,長得那麼恐怖,怎麼會不記得呀,簡直太恐怖了。”

按照道理說郎寬死了,那他對林桃桃下的忘憂蠱也會跟隨著死亡纔對。

“桃桃,我問你,你記得先羅嗎?”我問道。

林桃桃回道,“我記得呀,是我們現在所住的這家的主人啊,他們很熱情的招待了我們呀。”

“那我們來這裡是來做什麼的?”我又問。

林桃桃奇怪的看了我一眼,說道,“孟笙姐,你今天好奇怪,我們是來這裡旅遊的啊,旅遊你不記得啦?”

看來林桃桃之前的記憶可能是找不回來了,但是如果忘憂蠱已經解了的話,那麼以後的事情她就會記住,不會再出現失憶的情況了。

他和先羅之間可以有新的開始,能相互吸引的人,我相信肯定會二次吸引的。

林桃桃醒來後不久,先羅也回來了,想必是已經把郎寬的事情處理好了。

“桃桃你醒了!”見到林桃桃安然的站在院子裡,先羅的臉上帶著笑,隻是因為受傷了,他的笑看起來有點猙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