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誒,你可不要誤會哦,我和柳複生之間冇什麼的!”

墨瀲對我說這句話的時候,我覺得她就是在欲蓋彌彰。

“彆裝了,喜歡一個人又不是什麼十惡不赦的事情,再說了,我怎麼也比你有經驗吧?我還可以給你支支招呢。”我說道。

我的話讓墨瀲噗嗤一聲笑了起來,她驚奇的看著我,“你?你有經驗?你可真是要笑死我,就你和褚今許那磨磨唧唧的速度你告訴我你有經驗?拉倒吧,說不定以後還要我幫你。”

墨瀲的話讓我整個人都不好了,我滿頭黑線,覺得自己在戀愛這方麵受到了侮辱。

我咬著牙說道,“那行,我就看看你和柳複生之間進展能有多快,你最好快點搞定柳複生,免得他一天還纏著我報恩,天地良心我真的不需要他報恩。”

“你就作吧你。”墨瀲白了我一眼,“到時候柳複生真跟我走了,你彆哭。”

“絕對不會。”我肯定的說道。

和墨瀲邊閒聊著邊換好了便於行動的衣服,還是緊身衣比較好,除了緊貼皮膚外就冇有多餘的布料,行動起來也不會拖泥帶水,最適合去探險了。

就是這緊身衣勾勒得曲線怪尷尬的,整個就是一個S形,但現在也管不了那麼多了,得趕緊下墓室裡看看。

我們準備好後開門出去,張靈均和柳複生已經在院子裡等著了。

說來也巧,我和墨瀲穿的衣服是一模一樣的,就連髮型裝束也是一樣,兩個一模一樣的人從夜色中走了出來。

不知道現在我和墨瀲二人,他們分得清麼?

柳複生有些發愣,而張靈均卻徑直走到了我的旁邊,對我說道,“笙笙,我們走吧。”

我有些驚訝,“小叔,你咋知道我是孟笙?現在我和墨瀲無論是裝束還是什麼都是一樣的,你怎麼一眼就認出來了?”

“你猜。”張靈均反問道。

我猜不到,反而是墨瀲在我耳邊悄聲說道,“真正愛你的人,又怎麼不會在第一時間認出你來。”

“張靈均愛你愛得深沉哦。”墨瀲賤兮兮的笑道。

我趕緊瞪了一眼墨瀲,讓她趕緊彆說了,要是被張靈均聽到了,那得多丟人啊。

“彆多嗶嗶了,我們趕緊去壓龍石下的墓室看看,一次要搞清楚。”我趕緊轉移了話題。

趁著月黑風高,我和張靈均輕車熟路的帶著柳複生和墨瀲趕往了壓龍石。

因為冇有人再暈倒,這桃花寨的晚上也冇有人再守著了。

壓龍石那邊靜悄悄的,可是黑暗中我似乎感到到了壓龍石那邊有奇怪的氣息。

我的腳步頓時一頓,其他三人見我一頓,也都跟著我停了下來。

柳複生趕緊問道,“笙笙,怎麼停下了?是發現什麼事情了嗎?”

墨瀲輕飄飄的瞅了一眼柳複生,然後陰陽怪氣的說道,“就你嘴巴快,你看人家理你麼,你跟我在一起有什麼不好?偏偏要做孟笙的跟屁蟲?”

“不用你管。”柳複生皺眉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