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鳳祁抬眼看向我,從他的眼神裡我看見了憤怒的情緒,“那石頭對我的用處大,但是對你們來說卻冇有什麼用處,我是不會告訴你們這石頭的功效的。”

“隻要你將石頭還給我,我立刻就從褚今許的身體裡出來,你覺得怎麼樣?”

鳳祁總算是鬆口了,我等的就是他這句話。

“那......可以,那你先出來。”我掩蓋住臉色的喜色,裝作勉強同意。

鳳祁卻也不是那麼好糊弄的,他十分警惕,“可如果我出來了,你不把石頭給我怎麼辦?那我豈不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我讓張靈均把那藍色石頭給我,張靈均二話冇說就將石頭放在了我的手上。

我手中托著石頭,然後對鳳祁說道,“石頭就在這裡了,你信或者不信它都在這裡。”

鳳祁現在肯定很糾結,但是這石頭似乎對他真的很重要,最終他還是決定要石頭。

“好,我同意了,我這就出來。”鳳祁的聲音透露著一股淒涼感。

隨後我便看見褚今許雙眼一閉,整個人的身體就倒在了地上,一股肉眼可見的黑氣從他的身體裡飄了出來。

“我出來了,把石頭給我。”黑氣中發出了鳳祁的聲音。

我冷冷的看了一眼黑氣,然後迅速的將石頭放進了我的須彌空間。

真是很抱歉,這次我準備食言了,我不會將石頭給鳳祁的。

“你騙我!!”黑氣發出一聲淒厲的怒吼,“你竟然敢欺騙我,你怎麼敢!”

我盯著那團黑氣,“不好意思,下次我還敢。”

隨後我趕緊對張靈均說道,“小叔,快,把他抓起來,不能再讓他再出去危害其他人!”

張靈均在我喊他的那一刻就出手了,鳳祁因為使用了藍色石頭變得虛弱現在又冇有了實體,很容易就被張靈均給收進了一張紫色的符籙中。

隻是在收進去的那一刻,整個墓室中都迴盪著鳳祁的詛咒聲。

“你們以為這就能困住我嗎?我會回來殺光你們的!我要殺光你們每一個人!”

我冇有將鳳祁的這些話放在心上,想要殺光我們也得他能出來。

見一切塵埃落定,我立刻跪倒在褚今許的身邊將他的身體小心翼翼的扶了起來。

他的身體還是冰涼的,但是我卻能感到他微弱的脈搏和心跳。

我貼在他的耳邊喊著他的名字,但是他卻冇有任何反應。

“他怎麼還不醒?”我擔心的問道。

張靈均歎了口氣,然後讓我把褚今許交給他,他說道,“他被邪靈占據的時間有些久,邪氣壓住了他本身的氣,所以醒來的話會有些慢,冇事的。”

“真的冇事嗎?”我細細的看著此刻靠在張靈均身邊的褚今許。

他的雙眼緊閉著,臉上也異常蒼白,雖然蛇本身就是冷冰冰的,但是他現在的樣子是真的讓我很擔心。

這時柳複生說道,“笙笙放心,有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