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能清晰的感覺到褚今許身上散發出來的冷意和怒意,我的嘴巴都被褚今許給掐得嘟了起來。

“你,你聽我說。”我趕緊說道,隻是聲音有點模糊,因為被褚今許掐的。

褚今許還真是個愛吃醋的傢夥。

我知道褚今許不會真的傷害我,隻是他吃醋的時候無法控製住自己的情緒。

“你說。”褚今許雙眼緊緊的盯著我,彷彿早就在等我一個解釋。

褚今許鬆開了掐住我雙頰的手,然後冷眼看著我,很明顯的就是在等我一個解釋。

我揉著自己被掐得生疼的臉頰,在暗自瞪了一眼褚今許之後,才說道,“你之前說的那些話我就不愛聽了,什麼叫做不染指張靈均就來染指你?那是因為我喜歡你我才染指你的,不然我怎麼不去染指彆人而偏偏來染指你?褚今許,你是榆木腦袋嗎,天天因為這些有的冇的來跟我置氣,有意思嗎?”

越說我就越氣,明明之前我就跟他說了,讓他不要懷疑我和張靈均之間的關係,他口頭上答應得好好的,轉頭就忘了。

“你就不能冷靜點嗎?”我嗔怒的瞪著褚今許。

因為我剛纔的話,此刻的褚今許還愣在那裡,似乎是在回味我剛纔所說的話。

褚今許沉吟了許久才冷著一張臉對我說道,“有關於你的事情我無法冷靜。”

“無法冷靜你也得冷靜。”我下意識的回道。

回完之後我才發覺褚今許說的這句話好像有點......

這是不是證明他對我很在乎?

“咳。”我又說道,“那你得看是什麼事情,平常這種小事情你就得冷靜,好嗎?”

看著褚今許杵在那裡,冷著張臉跟塊冰似的,還是因為之前的事情而悶悶不樂。

我想了一下,做了一個重要的決定。

我走到褚今許的身邊,伸手抱住了褚今許的胳膊,輕聲的說道,“還在生氣呀?”

褚今許,“......”他冇有說話。

見他不說話,說時遲那時快,我立刻墊起腳尖,仰頭就在褚今許的臉上親了一口。

褚今許,“!!!”

我看見褚今許的雙眼驀然瞪大,眼神中滿是錯愕。

妥了,看他現在這表情我想他應該不會再生氣了。

我正準備鬆開褚今許的胳膊,卻被他的長臂一撈,我整個人都被褚今許禁錮在了懷裡。

隨即一股鋪天蓋地的幽香朝著我撲麵而來,冰涼柔/軟的嘴唇狠狠的覆在了我的嘴唇上。

“唔!褚......”我震驚。

話剛出口,之後所有的聲音都被褚今許吞入了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