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圖的拳頭死死的攥著,他雙眼通紅的看著我,對我說道,“為什麼?我很不明白,老妖怪為什麼什麼都跟你說了,卻不跟我說?我是他的孫子,他竟然什麼都不跟我說?”

“為什麼啊,我想不通,孟笙,我想不通啊。”

看得出來此刻的薑圖他很疑惑,但是這個問題我也回答不了,我不是族長,我怎麼知道族長為什麼不告訴他?

“可能他不想讓你想得太多吧。”我回道。

於是我將族長跟我說的那些話,全部都告訴了薑圖,現在青龍山莊變成了那副模樣,還守著這些秘密有什麼意思?

薑圖聽完之後,他的狀態比我更頹廢,直接癱坐在了地上,而我癱坐在沙發上,兩個人就這麼癱了一夜。

直到第二天,我們倆的肚子都在咕咕叫,我們才從失神之中回過神來。

“怎麼樣薑圖,我之前跟你說的那些話,你消化完了麼?消化完了,我給你做點吃的。”我輕聲的對薑圖說道。

薑圖此刻眼睛通紅,眼皮卻黢黑,他朝著我點了點頭,對我說道,“是感覺到有點餓了,謝謝孟笙姑娘。”

“好,我去給你做。”我起身朝著廚房走過去。

很快我便端給了薑圖一碗麪,但我現在冇有任何胃口,心裡滿是褚今許的安危,我哪裡吃得下。

我從須彌空間裡把之前族長給我的留聲螺拿了出來,我想聽聽靈力源的訊息,但是想了想我還是決定先不聽。

拿回去和紅黎墨瀲一起聽吧,她們也能聽得出來這訊息的真假,隻要和其他的一合計,就能知道這是不是真的了。

薑圖大口大口的吃著麵,他看著我,“你怎麼不聽?”

“我回去慢慢聽。”我斜睨了他一眼。

薑圖應了一聲,然後視線在周圍看了一眼,隨即抬頭看向我,“岐月神君呢?他去哪裡了?”

聽到薑圖提到褚今許,我的心再次一痛,也不知道南鶴現在走到了哪裡了,更不知道羽淩薇能不能幫他,越想我的心裡越煩躁。

“他受傷了。”我平靜的回道,“現在你不用害怕了,他已經離開這裡了,你要是想走離開的話,我也不會攔著你,不過你最好不要回青龍山莊,那是你爺爺的願望,如果青龍山莊穩定了的話,他應該會找你的。”

“所以,你不要回去添亂。”

薑圖點了點頭,悶聲說道,“我知道了,我不會回去添亂的,以前是我誤會了老頭子,既然這是一個誤會,那我肯定不會在怪他了,放心吧,我會好好待在這裡的。”

“那你之後準備辦?就待在這裡嗎?”我問薑圖。

薑圖呲溜呲溜的將麵給全部吃完了,這纔對我說道,“我一直都待在這裡,今後也準備待在這裡,我可是驅魔人,我還要降妖除魔呢,最重要的是,我要等老頭子來找我!”

“好。”我輕輕的點頭,“我尊重你的想法,希望你不要嘴上一套,背地裡一套,否則你的爺爺會很傷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