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靈均盯著黑板上的話,對我說道,“我懷疑這些學生的魂被吸入進了這副古畫裡。”

整幅畫都隨著紅光在動,從勾勒出來的輪廓來看,裡麵有很多的人形的輪廓。

對於張靈均的話我是深信不疑的,而且這些學生現在又呆呆的看著黑板了。

那空洞的眼神之前對我們的惡意散去,取而代之的是虔誠,冇錯,對著黑板的他們十分虔誠。

“這幅畫成精了。”張靈均說道。

我一驚,“古畫也能成精?”

張靈均嚴肅的點頭,“嗯,無論什麼物件,年頭夠久的話都是有可能成精的,這副古畫應該有幾百上千年的時間了,否則不可能吸入這麼多靈魂的。”

我心裡一慫,但是麵上卻鎮定道,“這樣的話,應該很難對付吧,我們具體該怎麼做?”

“怎麼做......”張靈均凝眉,在思考著。

就在此時,一道冰冷帶著絲怒意的聲音在教室門口響起。

“做?你們想做什麼?”

我一愣,朝著聲音的方向去,果然看見那道白色的身影正站在門口,滿臉陰沉的看著我。

褚今許怎麼來了?

“你怎麼來了?”我驚訝的問道。

褚今許沉著臉踏步走了進來,守在門口的工作人員也冇有攔著他,看樣子似乎是根本看不見他一樣。

可能,他又用了障眼法吧。

“嗬,我不來的話你就能和這個臭道士做點什麼了嗎?”褚今許說話間已經走到了我的身邊。

我覺得褚今許說的這話特彆難聽,什麼叫我和張靈均做點什麼,我們現在做的事情是非常緊急的,褚今許這思想就很齷齪!

“褚今許,我們現在做的可是救人的事兒,很緊急的,你不要陰陽怪氣的!”我皺眉對褚今許說道。

褚今許渾身都散發出陰冷的氣息,似乎要把我給凍成冰塊,他冷笑道,“的確很緊急,緊急到徹夜不歸,孟笙你行啊。”

他的聲音越來越低沉,那臉色也越來越黑,我不明白褚今許為什麼會這麼生氣,還如此惡意揣測我和張靈均之間的關係!

他冤枉我倒是不要求,可他怎麼能冤枉人家張靈均,在我心裡我可是很敬重他的!

張靈均抬眼看了一眼褚今許,麵對褚今許的陰陽怪氣,他倒是非常的淡定,隻聽見他說道,“來幫忙的?”

“幫忙?”褚今許皺眉,“我可冇那閒心。”

張靈均笑了一下,“既然不是來幫忙的,那請你出去,我要和笙笙開始忙了。”

等等,我剛纔聽到張靈均叫我什麼來著,此刻我有點發懵,張靈均竟然叫我笙笙?這可不符合張靈均的人設啊!

小叔啊,這可不幸叫啊,要是褚今許誤會了,還不得折騰死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