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奇怪,為什麼要在乎褚今許的想法?

意識到這個想法的時候,我自己都覺得很震驚。

“反正閒著也是閒著,既然你們有求於我,那我也不是不能幫忙。”褚今許傲嬌的說道。

我,“......”

對於褚今許的這番話我簡直無言以對,他是怎麼厚著臉皮說出這番話的?

我真是搞不懂褚今許的腦袋裡想的是什麼,我冇有說話,而是看向了張靈均,張靈均倒也大度,他絲毫不在意褚今許剛纔是怎麼說我和他的。

“那就多謝了。”張靈均說道。

“不用謝我,畢竟積功德的事情不能讓你們兩個占了。”褚今許冷笑了一聲。

張靈均笑笑冇有說話,而是走到講台上去檢視黑板了,我和褚今許站在講台下,被一群丟魂的學生們給包圍著。

他們雖然冇有對我們進行攻擊,但是卻把我們團團圍住,似乎並不想讓我們靠近黑板,好在張靈均已經先一步去了講台上。

褚今許斜睨著我,此刻他的每一根頭髮絲上都透露著不爽,那看我的眼神簡直恨不得要把我給吃了似的,感受到褚今許那陰冷的目光,我縮了縮脖子然後默默一旁挪了兩步。

結果我的這舉動讓褚今許的臉色更黑了,他一把扣住我的腰把我往他的懷裡一帶,我整個人都撞在了他的懷裡,那熟悉的香味讓餓得頭暈眼花的腦袋都清晰了不少。

“你躲什麼?”褚今許將那張俊美的臉湊近我,我從他那雙慍怒的眸子中看到了自己的身影。

我趕緊摸到腰上去掰褚今許的手,邊掰邊壓低著聲音說道,“你放開我,小叔還在這裡呢,外麵一圈都是超管部門的工作人員,他們要是看到我們在這麼緊張嚴肅的地方摟摟抱抱,那得怎麼看我們啊!”

“你趕緊給我鬆開!”我瞪著褚今許,有點生氣。

然後褚今許卻不管這麼多,依舊緊緊的扣著我的腰,我隻得無奈的看著褚今許,“你究竟想乾嘛呀?你要是真心想留下來幫我們,你就趕緊去幫小叔,而不是和我在這裡浪費時間!”

現在情況這麼緊急,他還有心思跟我鬧彆扭,我是真的不知道褚今許是怎麼想的!

“你跟那臭道士‘我們’?”褚今許看我的眼眸裡快要噴出火來。

他這反應屬實是不正常,一瞬間我有點發愣,看著他那張俊臉快要扭曲,我忍不住說道,“褚今許,你不會吃醋了吧?”

我本以為傲嬌的褚今許會否認,因為平時我這麼調侃的時候,他會矢口否認並且會嘲諷我一番,可此刻褚今許卻眼神深深的看著我。

“孟笙,你是我的人,你和其他男人孤男寡女待了一夜,你覺得我不會生氣?”褚今許扣著我的手再次收緊,我和他的距離在這一刻中間隻隔了厘米。

“神經病!”我看著褚今許,“你覺得我和小叔能在這滿是學生的教室裡做什麼?”

“再說了,我不是你的人!”

就在我和褚今許嗶嗶賴賴的期間,張靈均已經查探好了,此時正站在講台上,神色晦暗不明的看著我和褚今許。

“褚今許。”張靈均喊道。

被打擾的褚今許很不滿,不過他終於鬆開了我,視線迎上張靈均的目光,“世人都得尊稱我一聲岐月神君,你這臭道士這麼喊我,禮貌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