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些屍體都穿著超管部門工作人員的製服,除了這些屍體,我還看見靳香帶領著許多的工作人員朝著我這邊趕來!

“靳隊,發生什麼事了?”我連忙走向靳香,邊走邊焦急的問道。

誰知道我還冇走兩步,跟在靳香後麵的超管部門人員唰唰唰的就舉著手中的各種我見都冇有見過的武器對著我,一下子就把我給包圍住了。

“你們......”我震驚。

我這才發現自己的衣服上全部都是鮮血,不僅僅是衣服上,我的手上臉上都是血,甚至還帶著餘溫。

我身上怎麼會有血?我雖在畫中吞了畫中主的心,沾染上了血跡,可是那是我的靈魂進入了畫中,又不是肉身!

“靳隊,到底發生什麼事了,我怎麼在這裡?”我滿臉震驚的問道。

看超管部門人員的架勢,恨不得直接把我弄死在這裡!

靳香的眉頭皺得簡直可以夾死蒼蠅,她眼神警惕的看著我,試探著喊了一聲,“孟笙?”

“是我。”我也皺起了眉頭,麵前發生的事情讓我大腦一下子轉不過來。

靳隊得到了我的回答,她朝著那些包圍著我的超管人員揮了揮手,示意他們放下武器。

不過這些人並不情願放下武器,其中一個人員怒聲說道,“靳隊!她殺了我們這多兄弟,你要我們放了她嗎?!”

靳香的眉頭皺得更緊了,“我不是要放了她,我有話單獨和她說。”

那人繼續說道,“她是極度危險份子,靳隊,不要冒險!”

靳香抬手示意他不要再說了,雖然極其不情願,但是畢竟靳香是上級,所以他們還是按照靳香說的做了。

靳香帶著我站到了一旁,她眼神比我任何時候見她時還要淩厲,似乎恨不得變成一道X射線把我照穿。

“孟笙,我就不該帶你來這裡。”靳香苦笑道。

雖然現在我還很懵,但是從現在的情況和剛纔超管人員所說的話,我大概已經猜到了發生了什麼。

靳香雙眼緊緊的盯著我,“我想現在你應該清楚了發生了什麼吧?”

我迷茫的搖了搖頭,“我,不是很清楚......”

這時,褚今許和張靈均也從教室裡出來了,他們兩人的出現讓那些嚴陣以待的超管部門人員更加緊張了。

兩人的臉色也都很難看,他們來到我的身邊,分彆一左一右的站著我的身邊,有他們在我的身邊,我重重的鬆口氣,至少如果待會兒再發瘋的話,他們能控製住我。

現在的形勢是,肯定是我剛纔靈魂入畫之後,那個在我身體中的另外一個人格甦醒了,那個邪惡的男人!

想著我身體裡還住著一個男人,一瞬間心裡比吞了那顆心臟還要令我噁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