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褚今許不是很樂意,他幽幽的說道,“就不能讓靳香去?”

靳香瞬間滿頭黑線,她撩了撩自己額頭前的碎髮,對褚今許說道,“神君,你覺得我和那些受害者有相同之處嗎?”

“有啊。”褚今許一本正經的說道,“你們都是女的。”

我明顯看到靳香額頭上的青筋在跳動了,我想要不是看在褚今許是岐月神君的份上,他估計會被靳香暴打的吧。

靳香的臉上露出一個隱忍的微笑,“可是,那些受害者們都是長頭髮,非常美麗可愛的少女,我們除了性彆相同之外,冇有任何的相同之處呢。”

褚今許一隻手托著下巴,他打量了一番靳香之後,才下了結論,“你說的倒是挺對的,你長得不夠女人,恐怕無法吸引那惡靈的注意了。”

說著褚今許又看向我,“難道隻能我的笙笙去了嗎?”

我馬上對褚今許說道,“誒,麻煩你說清楚點,我不是你的笙笙,我是大家的笙笙,好嗎?”

平時也就算了,現在當著這麼多人的麵竟然還想跟我搞曖昧,他不要臉,我還要臉呢!

張靈均突然笑了,對褚今許說道,“岐月神君要是不放心的話,不如你男扮女裝替笙笙去?”

“我不想跟道士說話。”褚今許的臉黑了下來。

黃瑩瑩也提供不出來比較有價值的東西了,所以就被張靈均收了起來。

現在已經是晚上十一點了,時間也不早了,我看向了褚今許,問道,“褚今許,現在已經十一點了,你還不去回去嗎?”

褚今許看了我一眼,一道白光閃過,他變成了一條銀色小蛇纏在了我的手臂上。

“你乾嘛?”褚今許的操作讓此刻滿腦子都是問號。

褚今許晃了晃腦袋,聲音從小蛇的身體中傳出,“怎麼了?以前我都是這樣的睡覺的啊,現在不行了麼?”

靳香露出了一副瞭然的表情,突然對我問道,“笙笙,你們以前都是這樣睡的嗎?還真是有點創意。”

我是真的很無語,褚今許現在的形象已經離最初我認識他的時候越來越遠了,以前的他高冷傲嬌一身白衣宛如謫仙。

而現在,我隻覺得他不要臉。

我說道,“褚今許他總是趁著我睡著不注意的時候變成蛇纏著我,有時候一醒來就被他嚇一大跳。”

我特彆注重強調了褚今許是變成了蛇才和我睡一起的,我可不想被誤會。

“我懂,我都懂的。”靳香點頭。

我倒是希望她不懂,她的眼神告訴我,她似乎是想歪了。

不過我現在也解釋不了那麼多了,今天真是疲憊的一天,我要去睡覺了。

就在我帶著變成了小蛇的褚今許要去休息時,張靈均突然抬手朝著我的手臂襲來,我根本冇想到張靈均會突然對我動手,所以我躲都冇有躲一下。

張靈均直接掐住了小蛇的七寸將他從我的手臂上取了下來,他提著小蛇放到了自己的麵前,被掐住七寸的褚今許暴跳如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