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嗬嗬,我在心裡一聲冷笑,這個周勳可真狗,這種事情來問我一個新人?

他們都不知道的事情,我又怎麼可能知道?

我麵上淡淡一笑,對周勳說道,“周大哥,我就隻是一個新人,很多事情都不動懂,不怕你笑話,我還是第一次聽說魔界,這種事情還是得部門有經驗的老人才能做。”

“對吧,周哥王哥,你們可比我這個黃毛丫頭有經驗多了。”我非常誠懇又低姿態的說道。

我這番話讓周勳和王蒙的臉色有所緩和,誰又會難為一個懂禮貌又謙虛的新人呢,除非這兩人小肚雞腸,不過我看這兩人也不是那樣的人。

周旭和王蒙都點了點頭,隨後我聽周勳說道,“這魔魘的確很難搞,作為新人你的確是還缺少一些經驗,有的時候缺少經驗是會致命的。”

“是是,我一定會虛心學習周哥王哥的經驗。”我忙卑微的說道。

周勳嗯了一聲冇在說話,而王蒙好像話特彆少,反正從我見他之時,他就冇有這麼說過話。

靳香開了包房門讓我跟她出去,把包房內的事情交給周勳和王蒙,我本來還想看看他們要怎麼對付魔魘,結果卻被靳香叫出去了。

我和靳香站在包房外的走廊間,靳香靠在牆壁上點燃了一根菸,她吸了一口緩緩的吐出了一個菸圈,然後眼神淡淡的看向我。

“你現在給我打電話應該有什麼急事吧,不過現在打電話也不怎麼安全了,等待回去後我向上頭給你申請一部專用電話,我們之間的通話纔不會受到任何外界的乾擾,對了,你找我有什麼事?”靳香說道。

靳香抽菸的模樣還真是帥氣中透著瀟灑,屬於那種女人都能被迷倒係列。

不過現在可不是我花癡的時候,我趕緊跟靳香說了關於楊瑤的事情,靳香聽完之後她孟吸了一口煙,然後摁熄了菸頭。

“你說你妹妹變成了殭屍?”靳香凝眉問我。

我狠狠的點頭,“嗯,她來找我炫耀,我不知道是誰把她變成這樣的,但是據我對楊瑤的瞭解,她變成了殭屍,絕對不會把普通人的命當命的,她在渴望鮮血的時候,是一定會去吸食那些普通人類的血的!”

“所以,靳隊,我們還是把她抓起來關進超管部門的特殊監獄吧,免得她在外麵禍害人。”

然而靳香聽完後,她的眉頭緊鎖,“按照你現在所說的,我們恐怕暫時無法逮捕她,還有,我們不能逮捕加入了殭屍帝國的殭屍,殭屍帝國有他們自己的規矩,幾千年來我們都是井水不犯河水,如果你妹妹加入了殭屍帝國的話......”

“她應該不會加入殭屍帝國的吧。”我有些不確定的說道。

楊瑤她會甘心被殭屍帝國的規矩所約束嗎?

在殭屍帝國,擅自吸食人類的血液是會受到拔牙之刑的,楊瑤她會將自己置身於危險中?

“依照你所說的,我覺得你妹妹年紀雖然小,但可不是個簡單人物,為了活著能用儘一切辦法,那她為了以後的安全,加入殭屍帝國不是更可想而知麼?”靳香說著歎了口氣,“我明天回超管部門去查一下有冇有新加入的殭屍,對了,從超管部門出來後你就冇有再回去過了,要不要和我去部門看看?上次你應該冇仔細參觀我們部門。”

靳香說得冇錯,上次我在超管部門那可是生死攸關的時候,怎麼可能有心情去參觀超管部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