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被染到血的木劍竟然被一寸一寸的腐蝕,變得漆黑無比,我輕輕的一掰,它竟然斷掉了......

我,“......”

女人,“......”

我們都望著這斷掉的劍,沉默了。

這是什麼情況?我什麼都冇有乾啊,就是沾染上了一點我的血而已。

難道是因為我的血的原因?

“草!老孃的極品桃木劍!”女人崩潰的聲音傳來。

伴隨著女人的歇斯底裡,幻境竟然消散了,黃彤彤的橘子園不見了,我又重新回到了現實,而褚今許和靳香也出現在了我的身邊。

地方躺著已經昏死過去的小狐狸,而那個想要殺我的女人也不見了蹤影。

一出幻境褚今許和靳香都看見了我正在滴血的手,褚今許立馬執起我的手,眼神迅速的從我手上掠過。

“你怎麼受傷了?”褚今許問道。

靳香也看向了我的手,“怎麼回事?我記得這隻狐狸製造出來的環境是冇有任何危險的,隻是為了讓我們瞭解前因後果而已。”

褚今許和靳香都在問,我隻好無奈的說道,“遇到一個帶著麵具的瘋婆娘,拿著刀就砍我,還好我把她劍給弄折了。”

“還有其他人進入到幻境”褚今許和靳香都是一怔。

“嗯。”我肯定的點頭。

不過現在肯定是跑掉了,從出了幻境的那一刻開始,她就不見了。

靳香一把將地上的狐狸給拎了起來,看著手中的小狐狸,她的神色有些複雜。

褚今許一邊給我處理手上的傷口一邊對靳香說道,“事情的起因你我都看見了,你還要帶走它嗎?”

靳香看著小狐狸,視線定格在了小狐狸的小馬褂上,沉吟了一下,她說道,“我很同情它,但是它殺了人,我必須把它交給超管部門,這是我的職責也是我的工作。”

“那如果是人殺了妖呢?你們會怎麼做?”褚今許突然問道。

靳香冇有回答褚今許,而褚今許也冇在說話。

妖精殺了人就是殘害無辜,禍亂於世。

而人殺了妖精則是斬妖除魔,維護人間正道。

就像是之前褚今許跟我說的,不管什麼東西都是有兩麵性的,有好妖精也有壞人,一切都取決於他們怎麼做。

我忍不住疑惑出聲,“我始終都冇有明白,小狐狸它為什麼要殺那些人呢?我在幻境中隻看到了它和爺爺的朝夕相處,並未看到凶殺案的起因。”

靳香率先一愣,“看來我們在幻境中看到的場景是不一樣的,我和岐月神君看到正是起因。”

“那小狐狸究竟為什麼會殺那些人?”我問道。

靳香看了一眼手中的小狐狸,對我說道,“這件事情你可以問岐月神君,我要先帶這小傢夥回超管部門了,周圍的結界可以撤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