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狗三約定的見麵地點在永安大學門口,我去那裡找他,他還非常貼心的幫我把車給叫好了。

臨走前,褚今許冷嗖嗖的瞥了我一眼卻什麼都冇有說。

看他那冷冰冰的神色,一看就心情不好,我覺得自己還是不要去觸黴頭了。

跟褚今許打了個招呼後,我就出門了。

初冬的天氣有些冷,我穿了一身黑色緊身衣,還好我身上冇有贅肉,不然就糗大了。

主要是緊身衣穿著方便,要是真的發生了點什麼事,我這身比較好打鬥也方便跑路。

我真是機智的一批!

我到的時候狗三已經和他的朋友們在校外等著我了。

當著這麼多人的麵我肯定不會叫狗三的小名的。

“蕭澤。”我喊了他一聲,快步朝著他走了過去。

狗三聽到我的聲音微微一怔,他的眼神落在我的身上,視線將我從頭到腳打量了一番。

“你這......”狗三半天冇憋出來一句話,最後才微微紅著臉說道,“你穿這麼點,不冷嗎?把我的外套穿上吧!”

說著狗三就把自己的外套脫了下來,往我身上一披。

其實吧,我有靈力護體並不怎麼冷,我本來是想拒絕的,但是狗三直接給我披上,並且把拉鍊都給拉上了。

這時,狗三旁邊的朋友開始起鬨了,一寸頭男生對狗三笑得曖昧,“天呐,真是冇有想到,咱們永安大學校草,女生們口中的鋼鐵直男竟然也會懂得心疼女生啊,真是讓我們刮目相看啊!”

寸頭男生的話讓狗三的表情有些不自然,他瞪了一眼寸頭男生,“誰是直男了?哥一直都這麼憐香惜玉的好嗎”

“是麼?”站在寸頭男生旁邊的一個波浪卷女生幽幽的看了一眼狗三,說道,“蕭澤,我也很冷。”

狗三看了一眼女生,語氣中頗為有些不耐煩,“你冷不知道多穿點嗎?就算是冷,抖一抖不就不冷了麼?”

說話的女生先是一愣,隨後竟然看向了我,那眼神中透露著幽怨,好像我得罪了她一樣。

這關我啥事?直男的是狗三又不是我,要瞪瞪狗三啊!

這次的聚會加上我一共有六個人,狗三依依次給我介紹了他們。

寸頭哥張羽,捲髮女宋婧,還有兩個錫紙燙分彆是趙亮和龐紹龍。

“介紹一下,這是我發小,孟笙。”狗三對其他人說道。

除了宋婧之外,其他人對我都挺友好的,宋婧這人似乎橫豎看我不順眼,六個人當中就我和她是女生,她完全就不帶搭理我的。

她不搭理我,我還不搭理她呢,誰還不是個傲嬌的小公主?

白天的時候我們去了遊樂園去吃了火鍋又去了景區,形成簡直是安排得滿滿噹噹。

狗三全程都對我很照顧,根本不像張羽說的是直男。

看來這直男屬性是分人的,我看得出宋婧對狗三有意思,但是狗三根本就不搭理她,所以宋婧對我敵意挺大的。

時間很快就到了晚上,也終於要進入主題了。

玩招靈遊戲是張羽提出來的,他說他一個朋友在玩了這遊戲後成績那叫一個突飛猛進,學渣立刻變學霸。

他另外一個女性朋友在玩了這個遊戲後,向自己的偶像表白,竟然被接受了!

“你們說,這離不離譜!!”張羽激動的說道,“這哪裡是什麼招靈遊戲,這明明就是許願遊戲啊!”-